梦里江湖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夕阳西下, 旷野。 刘子贤骑着一匹白马, 在夕阳下缓步而行。 他曾被誉为“中原第一游侠”, 如今却成为武术界众矢之的。 一个月前, 少林、武当、峨嵋、点苍等十多个宗主, 全部被杀。 致命的伤口是逍遥璋留下的。 众所周知, 刘子贤是武林中唯一一个修炼逍遥掌的人。 刘子贤叹了口气, 世间无常。 四周杂草丛生, 没有马蹄铁, 草叶枯黄, 在微风的吹拂下, 宛如金色的波浪。 前面的路很安静, 只有秋风的呼啸声。 刘子贤低头看了一眼那匹白马, 只见它喘着粗气, 口吐白沫, 摇摇晃晃, 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刘子贤无奈的摇了摇头, 下了马, 将马挪开。 这个月, 白马一直跟着他跑来跑去, 躲避武林人的追击, 他一定是筋疲力尽了。 不远处, 有一条小河, 刘子贤牵着马来到河边, 给它喝水。 河边有一棵大树, 刘子贤走了过去, 坐在阴凉处, 靠在树干上, 闭着眼睛睡着了。 他太累了。
        梦中, 他和妹妹在教堂结婚, 屋子里坐满了客人。 主人、妻子和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为他祝福。 “裂缝!” 刘子贤一惊, 从梦中惊醒, 抬头一看, 那是一只乌鸦, 漆黑一片, 眼睛睁着, 定定地看着刘子贤, 仿佛在嘲讽。 刘子贤站起身来, 挥开乌鸦, 坐下, 想要继续刚才的美梦。 然而, 他刚一闭上眼睛,

旁边又传来了一声巨响。 他只能无奈的再次睁开眼睛, 就见一个中年僧人站在自己面前三尺外, 手里拿着一道劫道。 ,

咄咄逼人地看着他。 希望不是追兵, 刘子娴在心里祈祷着。 “恶贼, 收下你的性命吧!” 是追兵! “走吧, 我不想杀人。” 刘子贤不屑的看着中年修士。 他的武功在世界上几乎是无敌的。 从来没有人能够单独击败他。 中年修士没有离开, 吹了一声口哨, 一群年轻修士从草丛中跳了出来。 共有十八位年轻和尚。 “得到罗汉棒阵!” 中年修士一声令下, 十八名青年纵身一跃, 将刘子贤围了起来。 刘子贤站起身来, 将背上的长剑拔了出来。 河岸上, 剑光闪烁, 棍风呼啸。 还没到喝茶的时间, 十八位年轻的和尚趴在地上, 鼻青脸肿, 穴位都被贴上了。 刘子贤将长剑架在中年僧人的脖子上, 道:“不要再跟着我了。” “你杀了我!” 中年修士冷冷的看着刘子贤, 眼中满是厌恶。 刘子贤收剑入鞘, 转身带着马离开。 他不习惯杀人。 他虽然打遍天下, 却从未杀过一个人。 就算遇到恶毒的歹徒, 对他最大的惩罚, 就是废掉对方的武功, 让他不能再作恶。 空旷的天空中, 偶尔有一两只大雁飞过。 夕阳下的刘子娴拉得很长。 荒野很寂寞, 风在吹, 刘子贤打了个冷颤, 还有点冷。 刘子贤感觉右肩隐隐作痛, 看向田的时候, 吓了一跳, 半边衣服都沾满了血。 刚才的战斗中, 刘子贤手下留情, 中年修士却趁机一刀斩了他。 他以为自己内功深厚, 不会碍事, 没想到伤得这么重。 日夜奔波很累, 内功也太大了。
        刘子贤把马放在一边吃草, 然后扯下袖子, 包扎伤口, 躺在一块大青石上, 呆呆地望着天空。 刘子娴在心里发誓, 一定要找出陷害他的凶手, 将他绳之以法, 为所有人伸张正义。 那个凶手是谁? 他能斩杀少林、武当、峨眉等十几个宗主, 武功一定非同凡响。 想不到, 他居然会随意拿他的手掌, 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刘子贤将魔教视为首要怀疑对象。 他与魔教之人交手过无数次。 他们有陷害他的动机, 也有很多机会窥探逍遥掌。 一定是恶魔的杰作! 西方的天空像血一样红。 两只百灵鸟从他身边飞过, 叽叽喳喳, 正要回家。 一条野狗站在不远处, 歪着脑袋, 垂着舌头, 流着口水, 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刘子贤站起身来, 上了马, 转过马头, 骑马朝着魔宗的主祭坛而去。 白马嘶了一声, 不情愿的上前, 缓步而行。 旷野是宁静的。 刘子贤回头一看, 野狗不见了, 世界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旷野一望无际, 没有尽头。 太阳快要落山了, 再不快点, 天黑前是出不来的。 这片草原经常出没豺狼虎豹, 在这里过夜非常危险。 刘子贤手指捏在马肚上, 白马低声嘶叫, 但他的脚步却没有加快, 仿佛在抗议。 他看着白马长大, 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 不忍虐待, 只能慢慢放手。 走了两里多, 白马忽然停了下来。 刘子贤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 马叫了一声, 猛地转身狂奔, 刘子贤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他拉回缰绳, 想要拦住马匹, 却听到空中传来一声巨响, 抬头一看, 密密麻麻的箭矢, 如同黑色的雨滴, 射向了他。 有埋伏! 刘子贤从剑鞘中拔出长剑, 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白马惨叫一声, 倒在了地上。 刘子贤倒在地上, 翻了个身, 躲到一块大青石后面。 无数的箭矢从他的脸颊、额头和肩膀飞过。 一杯茶过后, 箭雨停了。 白马倒在血泊中, 身上布满了箭矢, 痛苦的看着刘子贤, 嚎啕了几声, 然后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刘子娴看着血泊中的白马, 心中一紧。 白马从小就陪伴着他周游世界。 现在危险来了, 他可以保护自己, 但保护不了。 刘子娴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 站了起来。 周围站着不少人, 用敌意的目光看着刘子贤。 这些人中, 有不少是刘子贤所熟悉的。不久前, 他们还与敌人一起对抗魔教, 但现在, 他们是陌生人。 一个年轻的道士越来越多的走了出来, 缓缓的向刘子贤走来。 他是刘子贤多年的好朋友。 一个月前, 两人还一起喝酒下棋, 交流武术, 畅谈人生理想。 年轻的道士来到两尺外的刘子贤面前,

停了下来。
        “你也要杀我吗?” 刘子娴呆呆的看着他, 声音有些干涩。 青年道人面无表情:“我不想杀你。” 刘子贤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青年道长低头:“你可以自杀, 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身体, 不让别人侵犯。” 刘子贤浑身一颤, 像是掉进了冰洞。 刘子贤没有理会年轻的道士, 转过头来, 看着人群中间的一个大胡子男子, 道:“阁下是刘大侠, 人称‘仁义’。” 胡子男笑了笑, 捋了捋胡子, 得意的说道:“我不敢动手, 不敢动手, 我的武者同胞只是示爱, 我惭愧, 惭愧。” “很早以前就听说刘大侠的剑法天下无双, 不用三招就能赢,

我很佩服, 不过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让我学点东西?” “我会给你一个机会。” 刘子贤大喜, 其实他并不佩服刘大侠, 刘子贤多是说, 我就是想先叫他出来打, 然后收服他。 此人在武林中有着不俗的名声和地位。
        以他为人质, 其他人不会轻举妄动, 他也很容易逃脱。 刘子贤微微一笑, 道:“刘大人, 请先把武器亮起来!” 刘大师挥剑挡在面前, 并未走出人群, 道:“为了武林, 为了天下, 我选择与大家并肩作战。” 刘子娴皱眉, 她 脸上布满乌云。 草海之中, 剑光、剑影、杀音爆射而出。 喝完茶, 刘子贤满身伤痕。 他勉强挣脱了围攻, 狼狈地逃到了荒野之中。 刘子娴踉跄了不到两里, 最后因为筋疲力尽倒在了地上。 后面的追兵见状, 欢呼起来:“贼下来了, 快点, 去看看他死了没有。” 突然, 一个黑色的人影从草丛中跳了出来, 将刘子贤抱起, “扑通”一声, 纵身一跃。 到下一条河。 后面的追兵惊慌失措:“是妖女, 别让她救小偷。” 人们追上去,
向刘子贤和黑影落水的地方投掷暗器。 然而, 为时已晚, 两人已经从河中消失了。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Copyright © 2000 OD体育全站(集团)有限公司 tiyuquanzhan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p045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