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天天向上》涉嫌侵权《谎恋》——剧本完成于2012年9月21日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今日看到湖南卫视《天天向上》停录那个叫什么日本人的节目, 发现整个策划的构思跟我这个剧本差不多, 严峻置疑有人把我写的拿去当草稿发散构思, 这终究是不是侵权呢?惋惜我电脑被监控也没依据, 这个剧本我写好放到邮箱的, 要不是看到那个什么日本人停录什么的, 我还不会放在这儿!哎, 当今我国政府跟抗战时期的日本有什么区别呢?仅仅变揭露的烧杀抢掠为荫蔽的侵权算了, 侵略的目标也变为我国老百姓算了。尼玛的想要逼良为娼是不是?写这么多还不如去当小姐了, 小姐赚的钱可比我多, 一个月给我那么点儿日子费就想把我的版权也买了, 尼玛大把大把地挣钱去买豪宅开进口跑车, 我连日子都成问题了, 没吃没住, 想想这个政府的所作所为, 真是汗颜·1、南山半山腰公路日外安安、安诺、安喜儿一家三口走在半山腰公路周围, 喜儿跑到一棵树下, 回过头来。安喜儿:父母, 你们能不能走快点?再晚就没好戏看啦。安安:喜儿, 别闹了, “打倒小日本”的示威游行有什么美观的?安诺:便是, 游行到山里来了, 谁跑这么远来看?安喜儿:我啊, 我独爱看热闹了。妈妈是重庆人, 我也算是半个我国人了吧?安安:是, 你算是半个重庆人, 回到巴黎, 把户口迁到重庆来, 说不定还能够在重庆读一所好的大学。安诺:这哪行?咱们的女儿但是要在巴黎读名校的, 怎样能够冤枉她到重庆读大学?安喜儿:便是, 父母, 你们快看, “打倒小日本”的游行部队过来啦!安安、安诺顺着安喜儿手指方向看去, 长长的游行部队朝他们走过来, 他们全都穿戴白色的文化衫,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排美少女, 手里高举着“打倒小日本”的赤色条幅, 容光焕发地向前跨步, 后边的男女老少紧跟着。安喜儿站在父母中心, 安安和安诺各自拉着安喜儿的左右手, 游行部队从他们面前走过, 安喜儿忽然甩开爸妈的手, 跑到部队最终边, 转过身对爸妈做了一个鬼脸。安安、安诺:喜儿, 快回来, 别乱跑!喜儿:父母快来参与游行部队!游行部队逐渐远去, 安喜儿跟着走远, 安安和安诺一同追上去。2、外公外婆家日内安喜儿:外公外婆, 今日我也参与了“打倒小日本”的示威游行, 您们说我安喜儿爱不爱我国?爱不爱重庆?外婆:咱们的外孙女喜儿长大了, 知道什么是爱国了, 心爱国的一同, 也要维护好自己, 别让父母操心!安诺:便是, 今日要不是我跟你妈妈追上你, 把你从地上扶起来, 你看你差点就被那些人踩伤啦!安喜儿:都怪有人推我, 否则我怎样或许跌倒?更不或许差点被踩到!门铃:叮铃铃……, 叮铃铃……, 叮铃铃……安喜儿:我去开门。安喜儿打开门, 看到一张阳光而英俊的脸, 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安喜儿:嗨, 帅哥, 你找谁?林书俊:我叫林书俊, 住在你家近邻, 跟你是街坊, 我妹妹林书香早上看到你抱着一只白色的狗狗下楼, 后来在楼下见到那只狗狗差点被丢进垃圾桶, 她就捡回来了……林书俊还没说完, 从近邻屋里传来一个小女子的声响。林书香:哥哥, 这只狗狗分明是人家不要的, 干嘛要我还嘛?安喜儿:父母, 外公外婆, 我到街坊家里坐坐。安喜儿在门口喊完, 穿戴拖鞋跳出门外, 门被她随手“砰”地一声关上。3、林书俊家日内安喜儿:你家好宽阔啊, 就你跟你妹妹两个人住吗?林书俊:嗯, 咱们刚搬来, 暂时就咱们兄妹俩, 还有位阿姨, 帮咱们做好饭就回家了。安喜儿:那你爸妈呢?林书俊:他们刚去国外。安喜儿:你妹妹好心爱呀, 多大啦?林书香:我快五岁了。姐姐, 你这只白狗狗好美丽, 能够送给我吗?林书俊:不可, 不能随意要人家的东西, 快还给姐姐!安喜儿:算了吧, 已然你妹妹喜爱, 就别尴尬她了, 我把狗狗送给她了, 横竖我在巴黎还有许多这样的狗狗。林书香:谢谢姐姐!哥哥, 你看, 咱们心爱吧?林书香抱着白色的狗狗亲了一下, 昂首问林书俊。安喜儿:书香, 别淘气了, 快回你房间玩去。林书香:嗯, 哥哥姐姐, 再会!林书香说完, 抱着狗狗朝自己的卧室走去。林书俊:你叫什么姓名?刚听你说巴黎……安喜儿:我叫安喜儿, 跟父母住在巴黎, 近邻住的是我外公外婆。
       林书俊:这么说, 你是来重庆玩的?什么时候回巴黎?安喜儿:快了, 爸妈说就这两天, 要我回去读大学。你呢?要去外国吗?林书俊:我就在重庆读大学, 由于要照料小妹, 哪也不能去。安喜儿:真的吗?你在哪个大学?能够带我……安喜儿还没说完, 听到外婆在近邻门口叫自己。外婆:喜儿, 吃饭了。安喜儿:来了。安喜儿走到门口, 回头看着林书俊。
       安喜儿:期望咱们还有时机碰头, 再会!4、外公外婆家夜内安喜儿站在阳台上, 双手撑着护栏, 远眺夜景。对面是一座巨大宏伟的山, 不过不像白日那样清晰可见, 此时只要黑凸凸的一片, 山里有点点灯光, 犹如天上的星星, 眨巴着眼睛。两江交汇处, 时不时有一只两江游的游轮, 五颜六色, 富丽堂皇, 像一座宫廷。安喜儿:重庆的夜色真是太美了, 父母, 我能够不回巴黎了吗?安安:这怎样行呢?说好今日陪你上山去看示威游行, 明日就回巴黎, 你也该回去预备预备, 究竟那所名校的名额有限, 你爸爸十分困难才帮你争取到!安喜儿:可我忽然改动主意不回去了, 我要留下来, 留在重庆读大学, 这样就能够天天赏识重庆的美景了。安诺:必定不可, 你有必要明日跟咱们回巴黎, 名校的时机只要一次!安安:喜儿听话, 名校可不是任何人都有时机上的。再说了, 你又没有重庆这边的大学选取通知书, 留下来读什么大学呀?安喜儿:外公退休前不是大学校长吗?他帮我安排一下, 应该没问题的。外公, 对吧?外公:好啊, 喜儿乐意留下来陪外公外婆, 太难得了!你读大学这事儿包在外公身上!安安:爸, 别宠坏了你外孙女!安喜儿:谢谢外公, 我去楼下超市买酒敬您一杯!安喜儿说完, 溜之大吉。5、机场白日外安安、安诺站在安检处排队, 前面排着两三个人。安喜儿:父母, 你们就定心回去吧, 我会照料好自己的, 不是还有外公外婆吗?安安:喜儿,

听外公外婆的话!安诺:在学校好好刻苦, 千万不要早恋!安喜儿:知道了, 我都十八岁了, 早就过了早恋的年纪, 你们放一百个心好啦!外公外婆:该你们了, 赶忙走吧, 再晚飞机就起飞啦!安安:爸妈, 那喜儿就交给你们了, 我回巴黎后, 会随时打电话问好你们!安喜儿:父母再会!安喜儿说完, 热泪盈眶地目送着爸妈远去的背影, 然后扶着外公外婆脱离安检处。当他们走到等候机场大巴处, 安喜儿恍若看到了林书俊的身影, 但还没来得及看清楚, 那背影就消失不见了。6、大学重生报处处白日外安喜儿站在外公后边, 四处打望。从她面前走过一张张生疏的面孔, 她充溢猎奇。安喜儿:外公, 您曾经不是这个学校的校长吗?怎样还要陪我来签到?外公:外公退休了, 没有特权让外孙女不签到就入学。安喜儿:可您不是帮我安排好全部了吗?外公:所以今日你才有时机站在这儿, 你想体会重庆的大学日子, 就要从这儿开端!女生甲:你们看, 她如同是混血儿美人!女生乙:嗯, 真的耶, 看起来好特别!女生丙:是我国人跟欧洲人生的吧?女生丁:你们看她的眼睛, 跟咱们都不相同!就在几个女生窃窃私语之际, 林书俊从安喜儿面前走过, 留给她一个高挑的背影。安喜儿(惊奇无比):林书俊?他怎样会从这儿走过去?我没看错吧?7、大学重生教室白日内安喜儿:咱们好, 我叫安喜儿, 来自法国巴黎, 妈妈是重庆人, 爸爸是法国人, 由于我的梦想在重庆, 所以不管家里对立……咦!林书俊?他竟然也在这教室, 干嘛一向盯着我看?安喜儿看到林书俊, 兴奋地差点大叫他的姓名, 还没做完毛遂自荐, 就走下讲台, 朝他走去, 而且一屁股坐在他的座位周围, 死死地盯着他。登时, 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合在他们两个身上。同学甲:他们是不是知道?同学乙:我看不仅仅知道, 还在爱情!同学丙:那他们怎样都不说话?同学丁:或许正在闹别扭!班主任:谢谢安喜儿同学精彩的毛遂自荐, 接下来是哪位同学?林书俊:咱们好, 我叫林书俊, 来自重庆, 爸爸是我国人, 妈妈是日……某男同学:本来你妈妈是日本人呀?同学们, 团结起来, 打倒小日本!大大小小的纸团朝讲台扔去, 林书俊慌乱逃出教室。8、江边白日外安喜儿跟着林书俊跑到学校外面的江边, 两个人并肩坐着, 四只脚放在水里, 清闲地动着。安喜儿:林书俊, 你别跟那些同学计较, 尽管你妈妈是日本人, 你也算是半个日本人, 但你们全家并没有做危害我国的工作……林书俊:谢谢, 你不必安慰我了, 我有分寸!对了, 你不是说要回巴黎吗?安喜儿:我喜爱上重庆这座美丽的山水城市, 暂时决议留下来读大学, 没想到这么巧, 咱们不但是街坊, 还成了同班同学。林书俊:嗯, 我想回家了, 你呢?安喜儿:我跟你一同回去。9、公交车站白日外林书俊站在站台等公交车, 安喜儿站在他身边, 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安喜儿:你平常喜爱怎样玩?林书俊:就在家里陪妹妹玩,

一般很少出去。安喜儿:那我每天去按你们家门铃, 你会帮我开门吗?林书俊:不知道。他刚说完, 看到公交车开来了, 他一步跳了上去, 安喜儿也跟着上了车。10、林书俊家客厅白日内林书香:哥哥, 街坊姐姐走了吗?林书俊:没有, 今后咱们家门铃要是响了, 你就当没听见, 别去开门!林书香:为什么呀?林书俊:由于咱们妈妈是日本人, 有坏人要到咱们家里打妈妈, 所以你千万别开门。林书香:可爸爸跟咱们都不是日本人, 为什么坏人要到咱们家里来?门铃就在这时响了, 林书俊赶忙用手蒙住妹妹嘴巴, 妹妹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哥哥。林书俊:嘘……林书香点点头, 抱着白狗狗走进了自己房间。11、学校操场白日外军训部队规整而有序, 教官正在练习齐步走。忽然一只苍蝇飞到林书俊脸上, 他情不自禁地举起右手拍打了一下。教官:方才举手拍蚊子那个男同学, 当即出列!林书俊踌躇了几秒钟, 涨红着脸走到部队前面。教官:你来练习咱们齐步走。同学们纷繁议论开来, 全都会集火力看着林书俊。某男同学:他是日本人的儿子, 咱们不听他的。教官:你爷爷是不是奸细?那男同学:是。全部同学:哈哈哈哈哈……教官:那你是不是奸细?那男同学:不是。教官:已然这样, 他也不是日本人, 整体立正, 听他指挥!林书俊:齐步……走!安喜儿:林书俊, 你太帅了, 我喜爱你!文小珍就站在安喜儿周围, 无意悦耳到了她的话, 恨得直咬牙, 由于她也在心里悄然喜爱着林书俊。12、学校游水池边白日外军训完毕后, 安喜儿跟林书俊并肩走在学校林荫小道上, 走到游水池边时, 遇见了迎面走来的团支书文小珍。文小珍:安喜儿, 有人找你?安喜儿:什么事?在哪儿?文小珍:在图书馆门口, 你去了就知道了。13、学校图书馆门口白日外安喜儿气喘吁吁地跑到图书馆门口, 一群男女同学当即把她团团围住。女同学甲乙丙丁:安喜儿, 传闻你妈妈在法国上层社会当三陪女, 跟一个很有钱的法国老头生了你, 那老头一定给了你们母女许多钱吧?难怪会送你回国念大学!你妈妈不要脸, 你也跟着不要脸吗?你先弄清楚你是谁的私生女儿, 再跟林书俊走在一同。他是我的, 是咱们咱们的!几个男同学跟着起哄:不要脸的安喜儿, 你便是个野种, 是你妈妈跟老外的私生女儿, 别认为咱们都稀罕混血儿, 今后少在咱们面前摆臭架子!同学们说完, 纷繁离去, 恰巧文小珍走过来, 拍着安喜儿的膀子, 伪装安慰她。文小珍:喜儿, 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惹不起躲得起, 今后别跟林书俊走一同便是了。安喜儿:嗯, 谢谢你!14、公交车站黄昏外林书俊站着等公交车, 沉默不语。安喜儿离他远远的, 悄然地看着他。公交车来了, 林书俊早年门上了车, 安喜儿却跑到后门上车。车上人许多, 安喜儿被挤来挤去。半个小时后, 人越来越多, 公交车到了他们俩都要下的车站, 林书俊自顾自地早年门下去, 安喜儿还在车上茫然地寻觅他的身影。15、租借车上夜晚内安喜儿:司机, 费事你开快点, 就前面那个小区, 拐个弯就到, 我要去追一个人。
       司机:小姐, 离得这么近, 你怎样也要打车?能够走路的嘛!安喜儿:我刚刚坐公交车坐过站了, 那家伙也不叫我一声, 害我多坐了两个站, 快点快点, 估量他还没到家。司机:是不是男朋友呀?看你急成这样!安喜儿:不是, 现在仅仅街坊!16、学校健身房夜晚内学生会自发安排的面具舞会开端了, 安喜儿猎奇地戴着一个熊猫面具, 走到门口却被相同戴着熊猫面具的学生会明亮拦住了。安喜儿:你是谁呀?为什么拦着我?我不能够进去参与这个舞会吗?明亮:先摘下你的面具, 挂号了才干进去。安喜儿摘下面具, 气愤地看着明亮, 明亮却被她异乎寻常的美丽脸蛋迷住了。安喜儿:我摘下面具了, 你呢?你也摘下来让我看看, 趁便带我去挂号!明亮恍若从梦中吵醒, 笨手笨脚地摘下面具, 显露一张笑脸, 礼貌地看着安喜儿。明亮:你便是传闻中那个混血儿女生吧?很快乐知道你, 我叫明亮, 是校学生会, 这个舞会的发起人之一, 也是首要的负责人。安喜儿:我能够进去了吗?还要不要我挂号?明亮:很侥幸为你服务, 我现已在这儿记住了, 请你戴上面具进去, 当心一点。明亮指着自己的脑袋, 谦让地说完, 帮安喜儿戴上了面具, 自己也戴上, 走在安喜儿前面, 朝热情四射的舞池中心走去。他把嘴巴贴到安喜儿耳边, 大声地对她说话。明亮:咱们去那儿吧, 我想约请你跳一支舞, 不知道混血儿美人赏不赏脸。安喜儿:赏脸?什么意思?你要我打你耳光吗?明亮:不是不是, 你误解我的意思了, 我便是想约请你跳支舞, 期望你容许我的恳求!安喜儿:好啊!明亮两手环抱安喜儿的小蛮腰, 在舞池中心扭动起来, 周围的人都被他们的舞姿招引住了, 纷繁停了下来, 用赏识的眼光看着他们跳, 可除了他们两个,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谁。17、学校湖边夜幕降临外林书俊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 一手摊着素描板, 一手轻描淡写地画着。文小珍悄然走到他死后, 专心致志地看着他画, 直到他画完了, 才两手放在他的膀子上。林书俊吓了一跳, 随即转过身。林书俊:谁?文小珍:是我, 小珍, 看你怎样被吓成这样?胆子也太小了吧?林书俊:你怎样会在这儿?文小珍:我老早就留意到你了, 方才一向盯梢你到这儿, 还认为你是来跟安喜儿约会!林书俊从椅子上站起来, 看也不看文小珍, 头也不回地走了。可刚走到柳树下, 就看到安喜儿跟明亮说笑着迎面走来, 他赶忙掉头往回走。文小珍:书俊, 你看喜儿都交男朋友了, 你就让我做你女朋友吧!安喜儿听到文小珍的话, 当即停下了脚步, 转移视线, 一眼看到了只要几步之遥的林书俊, 文小珍正跟他面临面站着。安喜儿成心拉住明亮的手, 加快脚步从林书俊和文小珍面前走过, 伪装没看到他们俩。安喜儿:朗朗哥, 下周末的联谊会上, 你陪我跳华尔兹好不好?明亮:太好了, 我最喜爱跳华尔兹啦!18、教室白日内文小珍在讲台上宣告奖学金名单。文小珍:林书俊, 综合排名榜首, 获一等奖学金……同学们议论纷繁:怎样每次都是他?安喜儿:林书俊, 你太棒了, 我在心里静静为你拍手!19、学校操场白日外联谊会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安喜儿成心牵着明亮的手, 坐在林书俊前面, 时不时喝彩。文小珍站在不远的方位, 寻觅着林书俊的身影。当她看到林书俊一向盯着前面一排的安喜儿看, 不由怒火中烧。安喜儿:朗朗哥, 下一场就轮到咱们跳华尔兹了。文小珍:不要脸的私生女安喜儿, 你还好意思登台跳舞, 也不怕被这么多人笑话吗?文小珍刚说完, 明亮转过身, “啪”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她登时疼得眼泪直打转, 赶忙用双手捧住火辣辣的脸蛋, 林书俊却伪装没看见, 站起来径自脱离了。明亮:这儿是大众场合, 今后说话文明点儿。
       安喜儿:本来那天在图书馆门口骂我的那些人, 都是你在背面指派的!文小珍:看来你还不笨, 今日这一巴掌, 我早晚会还给你!明亮:别理她了, 咱们跳舞去!说完, 拉着安喜儿的手, 朝舞台走去。20、江边的小树林里白日外安喜儿背靠一棵树坐着, 身体被绳子绑在树上, 嘴里被塞着东西, 双手也被绑着反扣在树后边。一个男人光着上身, 趴在她身上, 欲对她施暴。安喜儿扭动着膀子, 用脚踢面前这个流氓, 嘴里发出了纤细的不明的声响。安喜儿:喂喂喂……, 呜呜呜……, 放了我, 你这个臭流氓!刘芒:你说对了, 我还真叫刘芒, 谁叫你开罪我表妹, 今日栽在我手里, 算你倒运!说完, 取下了她嘴里的布, 想亲她, 不料安喜儿一口咬住他的膀子, 登时鲜血直流, 那坏蛋疼得用手抱着膀子, 回身瘫软在地上。安喜儿:你表妹是谁?刘芒:不能告知你!安喜儿:你不说我也知道。刘芒:你知道?安喜儿:嗯, 不便是文小珍吗?是她让你劫持我的吧?刘芒: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 等我去江边把血洗洁净, 再回来找你算账, 你给我乖乖地等着啊!安喜儿微笑着点点头, 伪装顺着他, 等他走远了, 当即大声呼叫。安喜儿:救命呀, 救命呀, 谁来救救我……21、树林外的江河滨白日外林书俊正在岸边穿衣裤, 明亮光着身子从水里游到岸边, 望着林书俊。明亮:姓林的小子, 看来我轻视你了, 没想到今日会输给你!林书俊不睬他, 穿好衣裤, 朝林中小路走去。可刚走了几步, 就听到安喜儿的“救命”声响, 他加快脚步, 循声跑去。明亮见势不妙, 也赶忙爬上岸, 穿好衣裤去追林书俊。22、江边的小树林里白日外安喜儿精疲力竭地坐在树底下, 期望有人来救自己。安喜儿:救命呀, 救命呀……, 到底有没有人来救我?再不来人, 等下那坏蛋回来, 我就死定了。林书俊一路小跑到树下, 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脸色极端丑陋。明亮:发生了什么事?我方才如同听到有人喊救命!安喜儿听到明亮的说话声, 犹如找到了救命稻草般来了精力, 她轻轻睁开眼, 看到林书俊正在帮自己解开绳子, 感动地掉出了眼泪。明亮:喜儿, 你被谁劫持到这儿来了?安喜儿:联谊会上, 你不该打她的耳光!明亮:莫非她这么快就对你采取了报复?安喜儿:嗯, 便是她派人把我绑到这儿来的, 那个坏蛋刚刚还想……安喜儿还没说完, 就看到刘芒从明亮后边举起一块石头走过来。安喜儿:便是他, 那个坏蛋来啦!你们当心, 他手里有石头。明亮当即转过身, 眼看那流氓举起石头朝自己砸过来, 安喜儿跟林书俊一同吃惊地望着这一幕, 都认为明亮必定被砸伤了, 没想到成果恰好相反, 被砸伤在地上的不是他, 而是举起石头的臭流氓, 只见他整个人面朝天瘫坐在地上, 双手鲜血直流。安喜儿:朗朗哥, 你没事吧?明亮:没事, 还好我在学校每天晨练, 跆拳道的功夫还真凶猛, 一脚飞过去, 就把他踹翻在地上。安喜儿: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臭流氓活该, 回去告知文小珍, 别再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法, 否则最终受伤的仍是自己人!林书俊:咱们走吧, 留他条小命, 回去向他的主人禀告!安喜儿:你总算跟我说话了, 还认为你一向不会理我呢。明亮:他早就喜爱你了, 咱们方才在那儿游水, 没想到我输给了他, 今后我不能维护你了, 这个荣耀而崇高的使命就交给他。安喜儿:这么说, 他今后便是我的男朋友了?林书俊捏了捏安喜儿的鼻子, 搂着她的膀子走在明亮前面。林书俊:废话, 你的当心思早就被我看出来了, 仅仅伪装不睬你算了。安喜儿:啊?本来你也是伪装不睬我呀?其实我跟朗朗哥在一同, 也是成心影响你,

咱们是商议好了, 一同在你面前演戏!明亮:我正式宣告, 完毕这场戏, 今后你们便是光明磊落的学校情侣, 要是文小珍再欺压你, 榜首时间告知我, 看我怎样拾掇她!安喜儿:好的, 谢谢朗朗哥,

立刻就放暑假了, 我想约请你们去我外公外婆家里做客!再说了, 今日要不是你们救了我, 或许我这辈子就毁了。林书俊忽然递给安喜儿一把钥匙, 把她整个人搬过来面临自己。林书俊:今后你不必按我家的门铃了, 我家便是你家!安喜儿:真的吗?林书俊, 你总算想通了, 也总算乐意承受我了。你知道吗?为了你, 我抛弃了巴黎, 抛弃了名校, 抛弃了爸妈, 抛弃了全部, 都仅仅由于我喜欢你!从榜首眼看到你, 我就期望每天跟你在一同, 一同吃饭, 一同上学, 一同上课, 一同回家, 一同做作业, 一同玩……为了你, 我甘愿一辈子留在重庆, 谢谢你让我爱上了重庆这座山水城市!林书俊听了安喜儿的话, 激动地抱起她, 在树林里旋转。——完。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Copyright © 2000 OD体育全站(集团)有限公司 tiyuquanzhan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p045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