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难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1)白木子喝醉的时候, 总说跟李白喝过酒。 这个李白没有在村里种地, 也没有看村办工厂的大门。 是一千多年前写《蜀道难》的李白让高丽诗脱下靴子, 被贵妃擦了擦。 村里人都知道有一位唐代诗人李白, 也知道他写过“床前明月, 疑地上霜”, 却不知道白木子 正在谈论他, 以为他是白木子的朋友之一。 反正白木子吃的不错。 , 也有很多朋友和朋友, 谁知道他在和谁一起喝酒。 白木子喜欢李白的蜀道难。 他每天早上醒来时读一次, 早餐前读一次, 午餐后读一次, 下午下班前读一次, 晚餐前读一次, 睡觉前读一次。 虽然他每天都这样背诵, 但除了第一句“蜀道之难, 上青天难”之外,

没有一句是他能背下来的。 这个小学辍学的农民, 读书的时候几个字都记不住了。 顺利读完《蜀道》并不容易。 那天从地里回来, 白木子像往常一样去村口的小溪里洗澡。 他怕弄脏, 除了在地里干活, 他总是把自己洗得一尘不染。 来回洗漱后, 他掏出一根烟, 点燃, 坐在溪边的石头上, 静静地看着自己的稻田。 水稻长得很好, 又亮又黄, 粒粒饱满, 像哺乳期妇女的乳房。 这批水稻是在县农林局专家的指导下种植的。 种子好, 肥料好, 他照顾得很好。 它应该长成这样。 理由就是这样的理由, 但当他看到沉重的稻穗时, 心中还是充满了喜悦。 抽完烟, 他冷静下来, 从上衣左侧的内衬口袋里拿出皱巴巴的《李白诗选》, 翻到第19页, 朗读: 蜀道难登青天, 蚕鱼凫, 何苦立国!你四万八千岁, 不与秦赛交流, 有鸟道在 西太白, 可跨峨嵋顶……蜀道难登蓝天, 侧望西望长征。” 白木子每读完最后一句话, 总是松一口气, 仿佛读一遍《蜀道难》, 就是完成一次朝圣, 与基督对话。 祷告与敬拜一样。 等他起身,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他收拾好自己的衣服, 用手帕小心地把《李白诗选》包好, 塞进上衣左侧的内衬口袋里, 用手将口袋口塞了进去。 他又在外面拍了拍, 确认书已经放好后, 点了根烟, 悠闲地往屋里走去。 一进门, 他就闻到了久违的红烧肉香味。 红烧肉是他最喜欢的, 但家里的女孩子通常不会为他做这道菜。 首先, 最近肉价高得惊人, 其次, 他婆婆不喜欢吃这种油腻的食物。 他一个人不能一顿饭吃太多, 一夜之间很容易变质。 “今天是什么日子, 这丫头好心情给我做红烧肉?” 他一边想着今天的日子, 一边朝厨房走去。 “媳妇儿, 今天是什么日子, 红烧肉怎么煮? “你这个混蛋, 你知道你哥哥整天叫李白, 他总是拿着书, 看我们不懂的东西。” 我觉得你弟弟不是很好。 你们认识这么多年, 却从来不知道怎么去你家。 ”儿媳妇声音里埋怨, 但还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今天是你儿媳妇的生日, 你肯定忘了! ” “哎呀! 刚想了想, 这一天真的好熟悉, 只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日子了! 媳妇, 辛苦了! ”白木子先是一惊, 接着又是满腔的愧疚, 他娶妻去世已经6年了, 两人虽然没有孩子, 但依然过着非常幸福的生活, 令人羡慕不已。 村里的每个人。村长还说要以模范夫妻的身份到镇上报到。 我也不指望你会记得我的生日, 洗手, 吃晚饭! “白木子喜出望外, 一是今天忘记了老婆的生日, 老婆却没有责怪他;二是今天又可以吃到他最爱吃的久违的红烧肉了, 心情还不错, 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人生结束了。有趣的是, 摆好餐具后, 他坐在桌沿, 用毛巾擦了擦手, 从手帕里拿出包着的《李白诗选》。 上衣左侧的内衬口袋, 翻到第19页。翻页, 又读了一遍:“雨雨绮, 蜀道难, 登蓝天难。 蚕鱼凫, 开国发呆! 二来四万八千岁, 不与秦赛交流。 西荡太白有鸟道, 可以跨过峨嵋顶……” 妻子端着红烧肉出来, 看着这一幕, 她没有生气。 白木子翻了个白眼, 没说话。 她只是继续念道:“大地崩塌, 山崩强者亡, 而后梯石叠。” 挂钩。 上面是六龙归阳的高标准, 下面是来回奔波的死水……” “别看了! ! “我老婆从他手里抢过书, 扔到窗外。那本已经破烂不堪的书被瞬间的风撕成了碎片, 飘到窗外, 仿佛秋天被风吹过。枯叶飘落。所有的 霎时, 四周静得死一般!白木子还没来得及反应, 就愣在了原地, 然后像疯子似的将盛满食物的桌子掀翻, 轻轻推开。 “砰”的一声, 他瘦骨嶙峋的身体重重地倒在了院子里的水泥地上。 白木子妻子的胸膛, 瞬间充满了恐惧。 她疯狂地寻找楼梯, 没走几步就跑出了大门。
        白木子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手里拿着几张被风吹来的纸。 《李白诗选》的残片, 书的其他几页稀稀拉拉地飘在地上, 被风吹着, 偶尔漫无目的的走了几步。 “如果说你是木头, 那你真的是木头, 为了这几页碎纸, 值得为它跳楼吗?”白木子的妻子抱着白木子的头哭道, 却一直语无伦次。 “什么破纸?!这是诗!李白的诗!你没文化, 你懂狗屁!” 这一次, 跌倒并没有白木子的妻子想的那么严重。 白木子听到妻子说李白的诗是破纸, 顿时惊醒。 “你这混蛋没摔死!你吓死我了!” “你这个臭婊子, 指着我就死!指着我死后找个好人家!告诉你, 想想, 别想了!” 白木子直起身子, 一只咕噜从地上爬起来, 拍了拍自己衣服裤子上的灰尘, 然后弯腰收起了散落在地上的《李白诗》。 他把书页收拾好, 编码整齐, 用编码的书页拍了拍妻子的手掌, 眼中满是不屑。 (2) 那天之后, 白木子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和妻子说话。
        反而每天背诵《蜀道难》的次数增加了, 早餐后多一遍, 午饭前多一遍, 下午上班前多一遍, 晚饭后多一遍。 村里的人问他为什么, 他不再像往常一样说话, 只是说他的妻子对李白做错了什么, 他这样做是为了补偿他的妻子。 没几天, 村里传出一个故事:白木子的妻子是二婚, 在她和白木子之前有一个叫李白的男人。 因为爱上了白木子, 他做了一件对不起李白的事。 现在白木子整天拿着李白的书看一些不明白的东西, 为妻子赎罪。 后来这件事越来越神秘, 成了白木子的妻子, 虽然和白木子成了亲戚, 但她并没有和那个李白分手, 这些年也经常在外面闲逛。 白木子对这样的传言置若罔闻。 他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与那些不识字的人没有同样的知识。 话虽如此, 如果他的妻子真的能和李白扯上关系, 他还是会高兴的。 他正好趁这个机会和李白谈诗。 但他的妻子受苦了。 到处都是谣言。 她一直在村子里走来走去, 没有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戳她。 她不知道怎么跟村民解释, 也不知道该找谁先跟村民解释。 已婚妇女不能留在夫家时, 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娘家。 白木子的娘家在高家村, 距白家村20里。 这个村子里有两个高阳家庭。 属于杨家的阵营。 虽然属于杨家阵营, 但高铁闫家三胞胎, 一二三年级, 是她从小到大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如今她在百家村被气得无话可说, 等她回到娘家, 自然会想起三兄弟。 那天吃过晚饭, 白木子的妻子叫高义和三兄弟在小时候常去的河边聊天。 四人望着挂在天上的明月, 胡乱扯扯, 仿佛一下子被带回了二十多年前的童年。 白木子的妻子正在聊天, 突然觉得他开朗了许多, 但还是忍不住将自己的委屈告诉了三兄弟。 三兄弟一言不发, 心中却升起了一股不可抑制的无知之火。 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白木子的妻子在嫁给白木子之前, 和任何男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甚至知道, 白木子的妻子根本不认识一个叫李白的男人。 “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我现在怎么回白家村?我们这些死鬼丢了我的脸!” 三兄弟面面相觑, 都是老实的农民, 怎么会遇到这么棘手的问题。 “难道我没有办法躲在父母家里这么久吗?躲得越久, 关于白家村的谣言就会越传越多, 到时候, 假的就会变成真的!” 白木子老婆的眼泪已经忍不住了, 嗓子都哽咽了。 三兄弟还面面相觑, 但看到白木子的妻子哭了,

学长终于开口了:“别哭了, 你总能想办法, 我们这么多人!” “我们应该先找到那个叫李白的人。人类, 只有找到李白, 才能还杨媚的清白。” 二年级的大脑一直是三兄弟中最好的, 这一次是他的主意。 “李白?写‘床前明月, 疑地上霜’的诗人, 不是李白吗?” 大四似乎瞬间就想到了这件事。 “有这样一个人, 你倒是觉得白木子没有多少文化, 怎么会读诗人的东西。再说李白写的‘玉玉谦, 书道难上, 你也知道。 天空。' 所以?所以一定是另一个叫李白的人!” 高义拍了拍三前辈的脑袋:“原来如此, 不过老二的主意不错, 可我们怎么知道那个叫李白的人在哪里?” “这很简单, 白木子也跑不了多远。白家庄附近只有几个地方, 有李姓的人, 你一个一个找, 一定能找到!” , 收起眼泪, 对着三兄弟笑了笑。 (3)自从妻子离开后, 白木子一直觉得不舒服。 半夜醒来, 空荡荡的床, 让他浑身不自在, 连最基本的温饱都成了问题。 他正想着找个理由去高家庄把老婆接回来, 又怕村里那些说长话的人指指点点, 指着老婆。 说到这里, 他总想抽自己的嘴巴。 当年, 他被气到了, 嘴巴有点邋遢, 有些话抖得不顺畅, 留下了这样一个无法治愈的后遗症。 可这件事现在已经在村子里传开了, 他一时间也解释不清, 又不知从何说起, 只能用了。 不管怎样, 生活还是可以继续的, 田里的稻子快成熟了, 等稻子收割了, 换了钱, 一切都会有。 更何况他还能天天读诗, 说起来也奇怪, 老婆不辞而别, 让他焦急了好几天, 猴子却是着急。 味道比原来的还好吃! 乡下人我开始骂白木子:老婆不注意就跑, 冷血; 嫁了一双破鞋后, 感觉很舒服。 优越的。 但是, 也有人为他而战:别人犯下的罪, 自己背负, 这是纯男人的表现; 敢爱敢恨……关于白木子的家庭, 这个小村子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大大打破了砂锅。 问到底的姿势。 白木子并不在意这些。 当别人谈论他的妻子时, 他没有说话。 现在轮到他了, 何必说出来。 人在做, 神在看, 只要神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和这些文盲打架就行了。 (4) 高三兄弟商议对策后, 开始行动。 他们先是想到了白木子可能去的李姓村, 仔细一一记下:白家村西的李家庄, 几乎人人都姓李; 白家村东南的刘家澳也有少数人, 姓李; 在白家村北面, 河对岸不远处还有马头庄的一部分……想了好几遍, 大概决定了十几个村子。 弄清楚这一点后, 三兄弟开始分工。 按照大致相同方向的原则, 高一走西村, 高二走东村和南村, 剩下的就是高三。 三兄弟完成了任务, 骑着自行车出发了。 他们很清楚, 这次出去, 关系到杨媚的名声, 很重要。 高一到李家庄的时候, 已经是中午了。 他不敢在路上耽搁。 到了庄上, 他已经饿了。 他停下车, 在村口的小面馆点了一碗阳春面, 一边吃着面一边跟老板一言不发地聊天。 “老大, 你们村里都姓李吗?” “不是, 不然怎么叫李家庄?几百户人家, 大大小小的, 都姓李。” “问你, 你们村里有个叫李白的人, 是吗?” “李白?不是李白, 不过有几个人叫李黑, 都是农民, 整天在地里干活, 个个都晒黑晒黑了, 谁敢叫这个名字?不!” “老大, 你可以吗?你真会开玩笑, 真的没有这种人吗?” “怎么, 我还能骗你吗?我的面馆在这里开了几十年了, 村里的人, 老少, 都来找我吃面, 哪里有?我不知道!” 一年级的学生不再说话, 付了面费, 拿起车子往村里走去。 他不甘心。 虽然他认得面馆老板最后一句话, 但说不定还有老板没有想到的人。 在村子里走了一圈, 问了十几个人, 得到的答案是, 这个村子里没有叫李白的人。 高义别无选择。 他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 抽了根烟, 拿起车子, 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说高中。 与哥哥和弟弟分道扬镳后, 他也一路赶路, 根本不敢耽搁。 到刘家坳的时候,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 村民们已经下地干活了。 都说高二脑子好, 这个时候也经常体现出来。在村子里, 他并没有停下来挨家挨户地问老乡, 而是一瞬间把车停在了村委会门口。 “对不起, 对不起, 我是来问你一个人的事情的。” 高二推门走进村委会办公室, 几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人正围坐在一起聊天。 见高二进门, 他也没多注意, 扫了他一眼作为回应。 “你好, 请问你们村里有没有叫李白的人?” 高二见几个村官不理他, 只好自己回答。 “李白?你是哪里人?没看到我们忙吗!” 高二那几人中年纪最小的喊道, 霸道的姿态让高二的后脑勺冰凉。 “我……我是高家庄人, 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个叫李白的人。” 说完这句话, 高二突然想到了什么, 从兜里拿出已经买好的烟, 递给大家。 我拿了一个递给了人, “希望有干部能帮上忙。” “说起来容易, 找人,

找对地方了!” 另一个人露出了几分热情, 站了起来。 他走到办公桌前, “来, 来看看, 这是我们全村的名单, 你自己看看, 有没有你要找的人。” 高二拿了榜单, 依次往下。 可他把整个名单看了好几遍, 也没找到李白的话。         他不甘心, 又问:“几位干部, 我要找的人不在名单上, 但你们村里真的没有李白。?” “名单上什么都没有吗?村子里这么多人, 我们到处都能认识!” 如果是小弟的话, 这一次他的语气比之前好了很多, 但依旧冰冷。 高二不好意思多问, 说了声谢谢就出去了。 他推着自行车向村外走去。 他阅读了清单上的所有内容。 姓李的人不多。 他希望能在隔壁村找到李白, 给杨梅一个交代。 高三到达马头村时, 已经是中午了。 村口有几只懒狗在晒太阳。 高级轿车从他们身边经过时, 他们只是微微睁开眼睛, 又闭上了。 上。 高三就喜欢这样的下午。 他最喜欢的就是此时躺在小河边的草地上看天。 但是今天做不到。 对于杨梅来说, 他必须在这个他没去过几次的村子里找到一个叫李白的人。 如果他能找到最好的, 但如果他找不到, 他真的觉得他有点对不起杨媚。 如果不是高家和杨家关系紧张, 说不定是他嫁给了杨媚, 白木子早就消失了! 他在村口的一家小店停下, 要了红双喜, 一边找老板一边找钱。 “老大, 村里有一个叫李白的人吗?” “李白?李白不是诗人!我儿子能背的‘床前明月, 疑地上霜’是我儿子能背的。” “是啊, 有个诗人叫李白, 不过我不是说他, 我问你村里有没有一个叫李白的人?” “我们村?没听说过, 我来马头村买酱油和醋。是的,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叫李白的人。 “一边说着, 老板把人头递给了高二。高二拿了人头, 对着老板点点头表示感谢, 然后推着自行车进了村里。就像高二一样。 高中时, 他在村子里转了半天, 抓到人问村子里有没有一个叫李白的人, 结果却和他的两个哥哥一样, 就两个字: 没有。这样的结果让他很郁闷, 一种对杨梅无限的爱。愧疚在他心里涌了上来。“杨姐这次要是过不去这关, 我会愧疚一辈子 ! “想了想, 工作还得继续, 马头村没有这个人, 说不定这个人就在隔壁村, 毕竟他手里还握着其他几个村子的希望, 三兄弟跑了 几天来, 走遍了十多个村子, 还是找不到这个叫李白的人。等他们三人再次与白木子的妻子在高家村相聚时, 已经是五天后了。 , 还是在夜里, 还是年轻的江边。 “杨姐, 对不起, 我们没有找到那个叫李白的人! 高三说这话的时候, 已经不是很整齐了, 晶液在眼中明显打转。 白木子的妻子低着头没有说话。 流了这么多天的眼泪, 终于在这一刻压制住了我的情绪, 就像刚挖出来的泉水一样, 涌了出来。 这一夜很寂静, 月亮没有出来, 没有风吹过河边的柳枝, 稻田里, 村里的青蛙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他们没有 来唱歌。 四人坐在河边, 情绪各异。 (5) 白家村的农民再也忍不住了, 白木子的所作所为。 为了让他们感到无耻。 嫁破鞋不丢人, 老婆没追, 就跑回娘家了。 这对他们白家来说是无法忍受的, 所有的情绪都处于爆发的边缘。 要么别大惊小怪, 一开始就受不了。 历史上陈胜、吴广、李自成、洪秀全都属于这一类。 白家村的农民半夜聚集在村里的白家祠堂, 商量着对白木子的惩罚。 方法:先让白木子在祖宗面前跪七七四十九天, 然后磕头认错, 最后写离婚信, 跟破鞋老婆离婚。 破鞋女当然不能幸免, 他们商量白木子和她离婚后, 被关在村西头的破庙里忏悔。 方法是商量好的, 但白木子自从老婆跑回娘家后, 就很少出现在村民面前了。 前段时间收稻子的时候, 看见他在田里干了几天, 收完稻子就不见了。 村民们都知道他躲在家里, 但白家有一条祖训, 未经主人允许, 不得闯入他人家中。 否则, 这将是一个很大的禁忌。 几个想要惩罚白木子的首领折腾了半天, 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他们把村子里所有反对白木子的人都召集起来, 扯了几张破床单。 歪歪扭扭地写着“白木子出来受罚”、“白木子出来受罚”“让白家丢面子”等大口号, 结成“大联盟对抗白木子”, 终日在白木子家门口喧哗、吹口哨、大喊大叫。 传到了白木子的耳朵里。 白木子知道白家村人的生活习惯。 出了这种事, 他再不出去, 他们就一直闹, 可是他出去了怎么跟村民解释呢? 好的。 如果把李白的事告诉村民, 他们肯定不会相信; 如果你告诉村民你当时口误, 他们会更激烈地小题大做; 如果你向村民承认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你真的为李白和你的妻子感到难过……他的心非常纠结。 虽然这些天他都躲在家里, 虽然每天还要念几遍《蜀道》, 但始终无法平静。 各种问题和解决办法都在他的脑海中盘踞着, 美食和美食的匮乏, 让他显得更加迷茫和无奈。 白家村的人已经在白木子家门口吵了一个多星期了, 还是没能把白木子弄出来。 很大一部分村民已经想放弃了, 但是领导不同意:白家村的人不能不搞清楚事情就半途而废。 我们宁可不干农活, 浪费地, 也得把白木子弄出来, 不然就配得上我们。 姓! 不想姓白, 那就去吧; 想要白姓, 一定要留下来! 于是, 反白木子同盟的风声不断, 村里使用了只有在过年才会带出的鼓乐礼器。 , 吹着敲打着, 真像过年。 当然, 在过年的时候, 他们说的和听的都是吉祥话, 而这一次却都是肮脏难言的脏话。 白木子还在忍耐, 还在挣扎。 这一刻, 他听到的骂他的话, 已经要追溯到他的老祖宗十八代了。 虽然白木子听上去很不悦。 可他又想笑, 大家都姓白。 , 骂我祖十八代, 不就是骂自己的祖宗吗? 毕竟, 他们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 他们不在乎某些事情的后果。 被骂难受, 但白木子还是喜欢天天念《蜀道难》。 ”。 而这几天, 他每读到《一夫当关, 万夫打不开》, 总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仿佛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他家是剑阁, 然后是万福 门外骂骂咧咧的, 但作为一个“一夫一妻”, 他却无能为力。 想到这里, 他的念头就更劲道了:“守卫或强盗的亲人, 化作狼狈。早上避虎, 晚上避长蛇。磨牙吸血, 杀人如麻。” “迟早, 我也会这样对付你, ‘磨牙吸血, 杀人如麻’, 等我看到你更厉害, 或者我更厉害的时候!”白木子似乎已经陷进去了 邪恶的, 似乎是故意对门外的族人发火, 总之, 他的心中有一种无法释怀的怨恨。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Copyright © 2000 OD体育全站(集团)有限公司 tiyuquanzhan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p045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