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天上清金闕帝君靈書紫文上經(转载)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皇天上清金闕帝君靈書紫文上經五老上真仙都君受, 聖君命授青童君, 青童君以傳王遠遊, 使下教骨相玄名有仙籍之人, 應得此文者。方諸東宮東海青童大君, 清齋於靈榭丹闕黃房之內三年, 時乘碧霞三靈流景雲輿, 建帶飛翠绿羽龍帔, 從桑林千真, 上詣上清金闕, 請受靈書紫文上經。金闕中有四帝君, 其後聖君處其左, 居太空瓊臺丹玕之殿, 侍女眾真三萬人, 毒龍雷虎玃天之獸, 備門抱關, 蛟蛇千尋, 衛於墻析, 飛馬奔雀大翅之烏, 叩啄奮爪, 陳于廣庭, 天威煥赫, 流光八朗, 風鼓玄旍, 迴舞旄蓋, 玉樹激音, 琳草作籟, 眾吹雲歌, 鳳嗚青泰, 神妃合唱, 鵬舞鸞邁。青童既到, 爬行而前, 捧首北面而言曰:小臣梵湄, 敢獻言於聖帝明皇几前, 在昔統拔太虛, 領宰飛真, 察五靈之廣肆, 司玄師之逸觀, 騰濯清陽, 嗚鈴素町, 朗秀三觀, 菴藹妙覺, 廓落靈囿, 濯瀾青谷, 是以逡巡長羅, 高步玄老, 齊九鸞於閬崿之墟, 放流光於冥華之上, 浪達雙玄, 窮標靈觀, 沖漠靜於龍空, 藏毫芒於丹室, 啟神扉而委化, 隨形遷而散累。是其時也, 纏梏披越, 神氣微夷, 蕭脫五神, 流練空泛, 鱗躍碧津, 大方條暢, 雖自足於八觀, 實無闌於霄映矣。顧念真才未啟, 靈璞寢磨, 欲使風灑蘭林, 奏籟雲涯, 發拔七爽, 剖凝喻幽, 不審靈書紫文, 可得而下教乎。于時後聖君方擁機外化, 高拂遥想, 方注筆於大洞玄經, 以教授諸上真左卿, 及靈童玉女數百人也。既不耳青童之陳辭, 又未暫綴詠於視矣。於是青童君重啟, 伏膝進行, 固請不已。爾乃聖君好久推機偃處, 忽爾長歎曰:苦辭玄達, 精誠來悟, 子甩心之至矣。於是指點虛域, 有愍焉之容也。爰乃引雲鈞之琴, 撫而彈之, 清靈響粲, 激落百音, 瓊振九虛, 徹朗太霄, 而歌大洞神州之章, 凝魂之曲, 玄詩靈藻, 天韻希微, 領照仲氣, 頻音清徽, 其辭曰:玄虛上清氣, 三素凌華濛。淵嚮啟靈扉, 七門扇羽童。豁落丹霄觀, 清寥冥運彰。有覺悟玄會, 涯棲飛太空。腸臺太洞野, 幽逸英芝光, 遺界翳虛輪, 絕宅自冥通。高會玄辰闕, 寒首朝玉皇。
       神映朱靈音, 虛鼓響瓊鐘。九轡縱雲軿, 逍遙紫霞峰。丹陵啟碧室, 緑庭披五房。金闕煥嵯峨, 藹沬木蓋切上清宮。味此日月華, 盼彼無形方。玄致三靈覺, 蕭條劫仞中。
       何為當塗坐, 五難乘子胸。何不御赤嬰, 乘我泥丸公。不死亦不生, 不始亦不終。於是聖君吟歌畢, 顧引青童使坐, 設流霞之漿, 環剛之果, 赤樹白子, 絳木青實。乃命五老上真仙都左公, 開紫蘂玉笈雲錦之囊, 出靈書紫文上經, 以付青童君, 下授有玄宮玉名, 當為真人者。青童君离席, 稽首拜而受之, 以還方諸東宮。《靈書紫文上經》, 是後聖李君自少學道, 所受修行要文者也。乃太微天帝、紫微上真天帝玉清君, 二天帝口傳之訣, 為真之法, 上皇大度要事, 皆料拔撰集实施祝說, 先後比较條例, 相次為一卷, 刻以紫玉為簡, 青金為文。於是龜母案筆, 真童拂筵, 天妃侍香, 玉童結編, 名之曰靈書紫文上經, 以付五老上真仙都左公, 藏於紫蘂玉笈, 盛以雲錦之囊。侍文者命玉女十人, 在文之左右, 侍聖君列紀者, 命玉童十人, 並司察有書之道士, 言功糺罪, 上聞上清玄中先師。大過被考於三官, 小過奪紀以促年, 大罪禍及於三祖, 小罪止身以受殃, 輕慢則神去, 污穢則文藏也。學仙者開視靈文, 皆當起拜, 盥手燒香也。天靈司察, 可不小心敬矣。諸非傳授, 皆不得妄說篇目, 說則犯走漏地理之科。
       上清金闕靈書紫文, 採飲飛根吞日氣之法, 昔受之於太微天帝君, 一名赤丹金精石景水母之經也。當常見日初出之時, 乃對日東向, 叩齒九通畢, 心中陰呪, 呼日魂之名, 日中五帝之字曰:日魂朱景照韜緑映迴霞赤童玄炎飈像。凡心祝呼此十六字畢, 仍瞑目握固, 存見日中五色流霞, 皆來接一身, 下至兩足。又存令五色上至頭頂, 於是日光流霞五色, 俱來入口中。又日光流霞之中, 自復有紫氣, 大如目童者, 累重數十, 炫煥在五光之中, 名之曰飛根水母也。并俱與五氣來入口中, 向日吞霞, 作四十五咽氣。咽氣畢, 又咽液九過, 畢, 又叩齒九通, 微呪曰:赤廬丹氣, 圓天育精, 剛以受柔, 炎火陰英, 日辰元景, 號曰大明, 九陽齊化, 二煙俱生, 凝魂和魄, 五氣之精, 中生五帝, 乘光御形, 採飛以虛, 輟根得盈, 首巾龍華, 披朱帶青, 轡烏流玄, 霞映上清, 賜書玉簡, 金閣刻名, 飲食朝華, 與真合靈, 飛仙太微, 上昇紫庭。畢,

向日再拜。真仙之中, 萬人已上, 無有一人知日魂之名者矣。此道奥妙, 非血食臭骸可得聽聞者也。天陰無日, 可於室中所臥潔處, 存而為之。清修道士, 精通上感者, 都可不待見日而修之也。若道士休糧山林, 長齋五嶽, 絕塵人間, 遠思清真者, 得日日飲日根之霞, 吞太陽之精, 則立覺體生玉澤, 面有流光也。如其外累人事, 未獲靜形, 浮遊世路, 心拘榮網者, 要以月朔、月三日、月五日、月七日、月九日、月十三日、十五日、十七日、十九日、二十五日, 案而為之如上法, 一月之中十過也。此日是日魂下接, 飛根盈滿, 水母辟夢之時也。行之十八年, 上清當鍊以金真, 瑩以玉光, 位為玉皇, 飛行太空, 乘華三素, 以映全国。太微飲日氣開明靈符若不能常以月晦夜半書符者, 要不行失奇月晦也。右月晦夜半, 朱書青紙上, 東向吞之, 以先告日魂也。臨飲符時, 閉氣, 左手執符, 心祝曰:太微丹量闕, 名曰開明, 致日上魂, 來化某形, 平旦嚴裝, 發自圓庭, 飛華水母, 日根金精, 紫映流光, 號為五靈。祝畢, 乃飲符。上清金闕靈書紫文、採飲陰華吞月精之法, 昔受之於太微天帝君, 一名黃氣陽精藏天隱月之經也。當思見月初出之時也, 乃對月西向, 叩齒十通, 畢, 心中陰祝, 呼月魄之名, 月中五夫人之字曰:月魄曖蕭芬豔翳寥婉虛靈蘭鬱華結翹淳金清熒艮容臺標。凡心祝呼此二十四字畢, 乃瞑目握固, 存見月中五色流精, 皆來接一身, 下至兩足。又存令五氣上至頭頂, 於是月光流精五色, 俱來入口中。又月光精之中, 自復有黃氣, 大如目童者, 累重數十, 相隨在月精光五色之中, 名曰飛黃月華之精也。並俱與五氣來入口中, 向月吞精, 作五十咽畢, 咽液十過畢, 又叩齒十通, 微祝曰:黃情玄暉, 元陰上氣, 散蔚寒飈, 條靈斂胃, 虛波瀾穎, 挺濯淳器, 月精夜景, 玄宮上貴, 五君夫人, 各保母位, 赤子飛入, 嬰兒續至, 迴陰三合, 光玄萬方, 和魂制魄, 五胎流转, 乘霞飛精, 逸虛於東, 首結靈雲, 景華招風, 左帶龍符, 右佩虎章, 鳳羽朱帔, 玉佩金璫, 騫樹結阿, 號曰木王, 神基控根, 有虧有充, 明精內映, 玄水吐梁, 賜書玉札, 刻名雲房, 飲食月華, 與真合同, 飛仙紫微, 上朝太皇。祝畢, 向月再拜。存日月, 坐立任所便耳。仙官之中, 無有一人知月魄之名者矣。其真人當時有知之者, 若天陰無月, 可於室中為之。实施要訣, 如飲日光法。夕夕為之, 則立覺體生光照, 目有飛精也。要法月二日、四日、六日、八日、十日、十四日、十六日、十八日、二十日、二十二日、二十四日, 一月之中十一過, 亦足成仙也。此日之夕、是陰陽之合, 三炁盈溢, 月水結華, 黃神下接之時也。行之.一十八年, 上清當鍊魂易魄, 映以玉光, 乘玄轡景, 飛行太空。紫微飲月精太玄陰生符若不能常以月晦夜半書符者, 要不行失偶月晦也。正月為奇, 二月為偶。右月晦夜半, 黃書青紙上, 東向飲之, 先以告月魄也。是時當先飲開明靈符也。飲月符, 閉炁, 右手執符, 心祝曰:紫微黃書, 名曰太玄, 致月華水, 養魄和魂, 方中嚴事, 發自玄關, 藏天隱月, 五靈夫人, 飛光九道, 映朗泥丸。祝畢, 乃飲符。太微靈書紫文拘三魂之法月三日、月十三日、月二十三日夕, 是此時也, 一二魂不定, 爽靈浮遊, 胎光放形, 幽精擾喚。其爽靈、胎光、幽精, 三君是三魂之神名也。其夕皆棄身遊遨, 飚逝本室, 或為他魂外鬼'所見留制, 或為魅物所得收錄, 或不得還及, 離形放質, 或犯於外魂, 二氣共戰、皆躁競赤子, 使為他念, 去來無形, 心悲意悶也。道士皆當拘而留之, 使無遊逸矣。拘留之法, 當安息向上, 下枕伸足, 交手心上, 暝目閉氣三息, 叩齒三通, 居心有赤氣如雞子, 從內仰上出於目中, 從目中出外, 赤氣轉大覆身, 下贱身體, 上至頭頂, 變而成火, 因以繞身, 使匝一身, 令內外洞徹, 有如然炭之狀。都畢。其時當覺體中小熱, 乃又叩齒三通, 畢, 存呼三魂名, 爽靈、胎光、幽精, 三神急住, 因微祝曰:太微玄官, 中黃始青, 內鍊三魂, 胎光安寧, 神寶玉室, 與我俱生, 不得妄動, 鑒者太靈, 若欲飛行, 唯得詣太極上清, 若欲飢渴, 唯得飲徊水玉精。太微靈書紫文制七魄之法月朔、月望、月晦夕, 是此時也, 七魄流蕩, 遊走穢濁, 或交通血食, 往鬼來魅, 或與死尸共相關入, 或淫惑赤子, 聚姦伐宅, 或言人之罪, 詣三官河伯, 或變為魍魎, 使人厭魅, 或將鬼入身, 呼邪殺質。諸殘病生人, 皆魄之罪, 樂人之死, 皆魄之性, 欲人之敗, 皆魄之疾。
       道士當制而勵之, 鍊而變之, 御而正之,

攝而威之。其榜首魄名尸狗, 第二魄名伏矢, 第三魄名雀陰, 第四魄名吞賊, 第五魄名非毒, 第六魄名除穢, 第七魄名臭肺, 此皆七魄之陰名也, 身中之濁鬼也。制檢之法, 當正臥, 去枕伸足, 兩手掌心掩兩耳, 令指端相接, 交於項中,

閉息七過, 叩齒七通, 存鼻端有白氣如小豆, 須臾漸大, 以冠身九重, 下至兩足, 上至頭上。既畢, 於是白氣忽又變成天獸, 使兩青龍在兩目中, 兩白虎在兩鼻孔中, 皆向外, 朱雀在心上, 向人口, 蒼龜在左足下, 靈蛇在右足下, 兩耳中有玉女, 著玄錦衣, 當耳門, 兩手各把火光。好久, 都畢。又咽液七過, 叩齒七通, 呼七魄名畢, 乃微祝曰:素氣九回, 制魄邪凶, 天獸守門, 嬌女執關, 鍊魄和柔, 與我相安, 不得妄動, 看察形源, 若汝飢渴, 聽飲月黃日丹。右祝誦都畢, 於是七魄內閉, 相守受制。若常行之, 則魄濁下消, 反善合形, 上和三宮, 與元合靈。人一身有三元宮神, 命門有玄關大君, 及三魂之神, 合七神, 皆在形中, 欲令人長生, 仁慈大吉之君也。其七魄亦受生於一身, 而與身為攻伐之賊, 故當制之。道士徒知求仙之方, 而不知制魄之道, 亦难免於徒勞。三元宮地点, 其上元宮, 泥丸中也, 其神赤子, 字三元先, 一名帝卿;中元宮, 絳房中心是也, 其神真人, 字子南丹, 一名中光堅;下元丹田宮, 臍下三寸也, 其神嬰兒, 字元陽昌, 一名谷下玄。此三一之神矣。欲拘制灵魂時, 皆先陰呼其名, 存三神皆玉色金光, 有嬰孩之貌, 中上二元皆衣赤, 下元衣黃, 頭如嬰兒始生之狀也。行道服氣時, 亦存呼姓名。命門, 臍也, 玄關是始生胞腸之通路也。其间有生宮, 宮內有大君, 名桃康, 字合延, 著朱衣, 巾紫蓉冠, 坐當命門, 其三魂神侍側焉。大君常手執天皇象符, 以合注元氣, 補胎反胞。暮臥, 先閉氣二十四息, 乃心祝大君名三通, 因咽液五十過, 又三叩齒, 微祝曰:胎靈大神, 皇綱天君, 手執胞符, 首冠紫冠, 黃迴赤轉, 上精命門, 化神反生, 六合相因, 形骸光澤, 玉女棲身。畢。能常行之十八年, 大君將能左激三田, 右御三氣, 田化成飛舉, 氣化成玄龍, 仰役二十四神,

俯使魂靈, 呼陽官六甲, 召陰官六丁, 千乘萬騎, 白日飞升, 皆桃君之感致也。太微天帝君天皇象符一名帝君九迥元五通八間符。若禮祝於別室, 當先書此符, 盛以錦囊, 佩之, 然後乃得行之。右天皇象符, 以付生宮大君桃康合延, 合元上氣, 理胞運精。朱書青紙, 月旦、月望夜半, 北向服之, 以左手執符, 閉氣, 心祝曰:天帝玄書, 皇象靈符, 以合元氣, 運精反胞, 萬年嬰孩, 飛仙天樞, 生宮大君, 披丹建朱, 首戴紫蓉, 與我同謀。畢, 乃服, 服畢,

起再拜。服符時, 於所寢狀上也。若道士有行還精之道, 回黃轉赤, 朝精灌命, 注津溉液, 使男女共丹, 面生玉澤者, 宜知大君之名要, 服象符以不老矣。若徒行事, 而不知神名, 還精而不知服此符, 不見其祝說, 不測其宮府所住者, 雖獲千歲之壽, 故自歸尸於太陰,

徒積歷紀之生, 故應還骨於三官也。道士暮臥, 常存大君, 為祝說之法, 朔望服符, 以運胎精之益者, 如此亦成仙人, 可不煩男女還補之術也。然御女以要飛騰, 回氣以求天仙, 嶮巇甚於水火, 殺伐速於斧釿, 自非悲观抱一之性, 殆不行以此取喪失者也。中才行之, 所謂吞劍而欲喉咽不傷, 當可得耶。        生宮大神君, 忌人食生血, 忌燒家畜毛, 忌燒葫蒜皮葉, 及諸葷菜輩, 皆伐亂胎氣, 臭傷嬰神, 慎之焉。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Copyright © 2000 OD体育全站(集团)有限公司 tiyuquanzhan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p045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