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幢位于城郊的年久失修的房子(转载)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爷爷回来没多久, 见他这样, 就跑到门后, 拖着一根杆子, 打他的脸。
        他“嗷嗷”的叫了一声, 却不敢躲避。 爸爸急忙抓住爷爷手里的杆子。 他跪在地上, 含糊不清地大声喊叫, 仔细听, 是“爸, 我错了”。 后来, 她发现是她的叔叔。 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她的大脑因病而烧毁。
        她是个傻瓜。
        爷爷在外面当工头, 还有一些人脉和财力。 我叔叔没多久就到了维修区。 反正就是纯体力活, 傻子也能干。 所以我叔叔经常回家, 手里拿着单位发的东西, 有时是油, 有时是水果, 有时是肉。 爸爸把它寄给我的祖母, 但她经常被骂。 她当时年纪小,

觉得奶奶一定是她叔叔的继母, 否则她会这样对待他。 直到她成年后, 她才知道, 她的亲人之间, 有着一个冰冷的世界。 我叔叔对她很好。 每次回家, 我都会给她带些好吃的:糖葫芦、棉花糖、大苹果。 起初她很开心,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 她不喜欢它。 他对这些玩意很害羞, 开始像家里其他人一样冷冷地对待他。 多年过去了, 我的叔叔一直是家里可有可无的编外人员。 没有人关心他, 他们都想远离他, 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那年的冬天好冷。 几年前, 我的祖父去世了。 刚从殡仪馆出来, 一家人就聚在一起商量财产问题。 爷爷的骨灰盒被悄悄地放在一旁, 上面放着他的肖像, 冷冷地盯着这群叫孩子的人。 爸爸妈妈出城了, 回不来了。 看着那张通红的脸, 她突然觉得好奇怪好可怕。 就在战局已经白热化, 几乎要诉诸武力的时候, 突然从旁边传来一声让人心碎的叫喊。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她看到舅舅正跪在爷爷的骨灰盒前哭泣, 就像多年前第一次看到他跪着说“爸爸, 我错了”一样。
        顿时, 她的眼眶就热了起来。 她的父母已经离开多年, 她一个人呆在这个冷清的家庭里。 不是她不觉得孤单, 而是她学会了将自己包裹在疏离和冷漠之中。 这一刻, 她忽然发现, 这个家里, 有人比自己更寂寞,

更不关心。 他也是她的亲戚之一。 没多久, 父母就回来了。 母亲脸色蜡黄, 看到祖父的画像时, 晕了过去。 在医院里, 她听到了医生和父亲的对话, 知道母亲病重了。 家里的存折上的数字越来越少,

而妈妈却一天比一天虚弱。 她每天都待在妈妈身边, 大房子里的亲戚也只来过一次, 算是礼遇。 只有下班后经常过来的大叔, 坐在他们旁边一言不发。 家庭财产纠纷仍在进行中。 他们在这里, 等待着钱来挽救他们的生命。 爸爸每天都在求救, 希望他们能早日达成协议, 或者先掏点钱给妈妈治病。 但他得到的只是模棱两可的答案, 没有人说他不能当主人。他们像球一样把爸爸推来推去。 最终, 达成协议。 大叔是个傻子, 家里急需用钱。 不可避免地, 他们得到了最少的部分, 因为他们不会再制造麻烦了。 那是一座位于城市郊区的破旧房子。 那天, 她听到父亲和她叔叔商量, 说她要卖房子换钱, 每个人一半。 家里的钱花光了, 医院却是个无底洞。 大叔傻傻的笑了笑, 含糊的回答:“好!” 她在房间里松了一口气。 房子终于卖掉了。 父亲当着舅舅的面数钱, 把钱数成两半, 用报纸包好, 把其中一个袋子递给舅舅, 手里拿着另一个袋子, 急忙带她去了医院。 她刚走出走廊, 就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还有一个模糊的叫她名字的声音。 她震惊了, 心凉了, 医院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不交钱, 她就停药。 她转头看向父亲, 脸色铁青。 article/61989196.htmlarticle/61989192.htmlarticle/61989181.htmlarticle/61986915.htmlarticle/61986912.htmlarticle/61986908.htmlarticle/61976973.htmlarticle/61976971.html/article/61976968.htmlarticle/6197265.html1article/6197265.html/619676 htmlarticle / 61977 61877830.htmlarticle / 61877800.htmlarticle / 61877723.htmlarticle / 61989315.htmlarticle / 61989291.htmlarticle / 61989266.htmlarticle / 61989259.htmlarticle / 61989252.htmlarticle / 61989246.htmlarticle / 61989240.htmlarticle / 61989229.htmlarticle / 61989220.htmlarticle / 61989205.htmlarticle/61986932.htmlarticle/61986931.htmlarticle/61986929.htmlarticle/61986927.htmlarticle/61986925.htmlarticle/61989391.htmlarticle/61989387.htmlarticle / 61989385.htmlarticle / 61989378.htmlarticle / 61989375.htmlarticle / 61989371.htmlarticle / 61989367.htmlarticle / 61989350.htmlarticle / 61989348.htmlarticle / 61989337.htmlarticle / 61986952.htmlarticle / 61986950.htmlarticle / 61986949.htmlarticle / 61986946。 htmlarticle/61986943.html大叔跌跌撞撞地走到他们面前, 将一袋钱塞进爸爸怀里, 含糊地说:“先, 先, 先,

治病。” 爸爸惊呆了。 , 这么多天来, 我一直面临着冷酷的面孔。 没想到, 在最关键的时候, 竟然是这个傻子伸出了援助之手。 爸爸接过钱, 正要说什么, 叔叔转身踉跄着往回走。 她看到, 常年辛勤工作的大叔, 已经有些驼背了。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Copyright © 2000 OD体育全站(集团)有限公司 tiyuquanzhan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p045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