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维世界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第一卷第一章桃林中的少女我读大学期间, 喜爱到郊区漫步, 寻幽探胜。一天, 阳光正好, 又是春夏之交, 我饶有兴致地骑着自行车, 跳过城外大路, 沿着田间的小路向远方驶去。已是夕照时分, 太阳将光辉大方地洒向山原上, 河流间。大地一片安静, 似乎披上了一层清丽高雅的外衣。我信马由缰, 约行十里路, 一道抛弃的铁轨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原要跳过铁轨, 持续沿着乡下小路前行, 却在不经意间发现铁轨延伸的远方别有一番景色, 所以推着自行车, 沿着枕木旁仅有半米宽的小路向前走去。大约又走了半里路, 考虑到前面的路不方便骑车, 便将自行车放在一边, 步行走下去。抛弃的铁轨如巨蟒一般穿过大片树林伸向远方, 道边罕见行人, 偶有抄便道的农民做工归来也仅仅沿着轨迹边际走不过几步路便折向通往村庄的小路,

只要我像是中了魔一般, 大有尽头天边路的劲头。又走了非常钟的路, 一道河流横在面前, 不过, 还好, 河流上架起了一座铁桥。铁轨通过铁桥持续向远方延伸着。我走上铁桥, 极目远眺, 看到西北方向有一片桃林, 粉红色的桃花同天上的云霞相同美丽高尚。我从铁架桥的梯子上走下来, 沿着河滨的草地向桃林走去。桃花皆已怒放, 且有花瓣凋谢在地上, 和风一吹, 幽香漫溢, 让人沉醉。我自心旷神怡之时, 却看到一群蜜蜂向桃林深处的小木屋飞去。“定是有人在此间酿蜜, 蜜蜂的主人或许就在小木屋中呢。”我深思着, 跟从蜜蜂约有里把路, 却见一名少女正盘膝坐于一株桃树之下,

她的身上落满了花瓣, 看姿态, 她在这儿坐很久了。我欲要走近看个清楚, 又恐惊动她, 欲要回身脱离, 好奇心攫住了我。我正青春年少, 在桃林中偶遇一位少女, 其激动之心境可想而知。一股激动敦促着我向少女走去, 当我看清她的脸庞时, 我停下了脚步。
       少女十六七岁年岁, 一身白衣, 青丝披肩, 貌若观音, 娟秀绝尘。她的身上升腾出一股气韵, 这气韵如一首清雅的古曲, 又如空中潇洒的鹤, 天边去留无意的云。仙子, 桃林中的仙子。我开端置疑自己的眼睛。我眼睛看到的, 是真实, 仍是虚幻?难道我入了聊斋, 遇上了鬼?我将头靠在桃枝上, 感到桃枝是冷的。我咬了一下臂膀, 感觉臂膀是痛的。这不是梦, 也非错觉。
       一群蜜蜂自我头顶飞过, 绕着小木屋飘动几圈, 又飞向桃林深处。难道少女便是此间的养蜂人?她这个年岁, 本该在学校里念书的, 难道她及早停学了?可她给人的感觉绝非是一个没有念过书的女子。我真是想多了, 为什么我要去想这些呢?她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何须自寻烦恼呢?我回过神来时, 感觉自己这样窃视人家欠好, 有种负罪感。羞涩心开端逐渐战胜了我的好奇心和愿望, 所以, 在少女瞑目静心之时, 我悄悄地脱离了桃林。回到学校里, 我仍是放不下桃林中的少女, 我无法了解自己这份像雾相同飘渺的情感。我的眼前似乎隔着一层美妙的纱, 看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美丽国际。我第2次走进桃林时, 站在本来站过的当地, 桃花已凋谢了多半, 落英满地。少女原先坐过的当地已为花瓣铺盖, 只不见了少女的身影。我有些丢失, 想回身回去, 小木屋遽然进入了我的视野。“或许, 少女就在小木屋中呢。”我跟自己说, 朝小木屋走去。“假如少女真的在屋子里, 我该怎样办?”看着这间有点寒酸的小木屋, 我又不知怎样是好了。走到小屋门口, 一种奥秘而又略带惊骇的感觉突然间袭上心头。隔着木门和木墙, 我好像看到了屋子里的全部——屋子里有一缸水, 一张桌子, 一张床, 少女正盘膝坐在床上。现在, 她现已像个鬼魂相同撅住了我的心。在某些时间, 我是可以表现出超人的第六感的。站在小木屋门口, 我遽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事——读小学时, 我把一个同学打了, 放学回家路上, 走到一个墙角旮旯处时, 我的脑海中遽然显现出一个画面——我那同学的哥哥正坐在墙角旮旯另一端的墙沿上, 手里捧着一本大部头看, 正等着我。同学的哥哥比我大得多, 个头也比我高得多, 我必定打不过他。我本可以挑选回身走别的一条路, 但我对自己的这种躲避想法遽然间感到可耻, 所以大踏步走到转角的另一侧。同学的哥哥正大腿翘着二腿, 捧着一本大部头看, 等着我。我推开了门, 尽管之前脑海里显现出了小木屋中的情形, 我仍是大吃一惊, 惊奇中夹杂着一丝惊骇。少女正瞑目养神, 盘膝坐在床上, 她好像没有发现我。我欲带上门, 回身离去, 却闻少女身上散宣布一股幽香, 让人自我陶醉。我细细嗅来, 发觉这香非花香, 亦非草香, 木香, 叶香, 麝香, 檀香……我听人说过, 得道高人的身上会散宣布不同寻常的香气来, 难道这位坐禅的女子……闻到少女身上散发着幽香, 我不由有些贪猥无厌, 期望听听她的声响, 她的声响必定很好听, 我心说。“姑娘, 我走路渴了, 能否给点水喝?”我望着缸中清水及水上浮着的水瓢, 跟少女问道。少女没有理睬我, 仍旧在瞑目静心。门外的阳光照进小屋, 我清楚地看到少女白里透红的脸上升腾出一片光泽, 她浑身上下的气韵如晨光下晶亮的露水。我见她不理睬, 也不气愤, 欲要掩门而去, 却见少女一手指向缸中清水。我快乐地走到水缸边, 用水瓢舀了半瓢水喝起来。缸中的水又清又甜, 喝完后, 我顿感神清气爽。我将水瓢放在缸中, 目视着少女, 有不舍之意, 却见少女手指门外, 我理解她的意思, 所以悄悄将门带上, 出了小木屋。安闲小木屋中遇到少女后, 我愈加放她不下, 所以, 每个星期我都会去那片桃林。我想出过无数种搭讪的言语, 但当我看到少女专注打坐的姿态, 我觉得我的全部举动都是剩余的。
       我逐渐发觉桃林中的少女跟我不是一个国际的人, 但我仍是放不下她, 离不开那片桃林。不久, 桃花凋尽了, 少女仍旧在桃林中打坐。我近来去得勤了, 简直是天天去, 由于, 我发现桃林中多了别的人。先是一位中年妇人来到少女身边, 苦口婆心劝她回家。中年妇人数落着少女怎样聪明灵气, 成果好好的, 却自动停学一个人来到这片桃林中打坐。“妈, 我来桃林之前, 该说的都跟您说了, 请您尊重女儿的挑选吧!”少女睁开眼睛, 跟母亲说道, 她的身子未动, 仍然盘膝而坐。“这丫头, 必定是中了邪了, 中了邪了!”中年妇人见劝说无望, 气愤地走出桃林。少女面上现出一丝内疚, 忽叹道:“妈, 女儿不孝, 孤负了您的养育之恩。
       ”第二天, 中年妇人领着一个巫师打扮的老女人来到桃林中, 她们死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岁年岁的青年。少女仍旧在桃林下打坐, 一副放下全部的姿态。巫婆来到少女身边, 让青年人把少女面前的桃树砍到, 削成七七四十九枝木剑, 插在少女周围, 口中念着他人听不懂的咒语。少女盘膝而坐, 如入禅境, 一点点不为其所动。“李梦寰身上的邪魔不是一般的邪魔, 功力不一般呢!”巫婆跟中年妇人说道。中年妇人苦求道:“请仙姑大发慈悲,

好歹救救小女。”巫婆从一株桃树上砍下一枝粗长的便条, 对着少女, 发狠道:“看来, 我须豁出老命跟你这邪魔斗个有你没我了。”说完, 朝着少女后背, 狠狠地鞭打起来。中年妇人则跪在地上, 不停地祈求。我看到她的面部简直变了形, 一边恶狠狠地咒骂, 一边疼爱地看着少女。少女仍旧盘膝而坐, 桃木便条打在她身上, 她像是一点点不觉得痛苦, 直到她背面的衣服被抽得凌烂不胜, 她的面上才现出痛苦的姿态。桃木条鞭打在她身上, 好像鞭打在我心上, 我虽与她萍水相逢, 但相见是缘, 更何况她现在现已在我心田占有了一切我预备留给女孩子的空间。我真实难以控制自己, 怒发冲冠, 愈加我对少女怀有的难以言说的情感, 我一个健步冲过去夺下巫婆手中的桃木条, 折为两段, 重重地摔在地上。巫婆, 中年妇人, 还有一同来的二十岁的小伙子, 看到了我, 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克星, 惊慌地退后几步, 继而回身离去了。只要中年妇人走几步一回头, 现出对少女的许多不舍和爱抚之情。少女仍旧盘膝而坐, 脸上的痛苦之色已变得越来越显着。我见世人走远, 箭步走到少女身边, 搀扶着少女的臂膀, 关切道:“姑娘, 我扶你起来。”我的手刚刚接触到少女身子, 她就触电般地将我抖开, 严重道:“不要碰我。”尽管她的话说得很冷硬, 但声响却是很好听。我从她身上移开, 一边拔掉她周围插在地上的桃木, 一边问好道:“姑娘, 你没事吧?”少女仍旧盘膝而坐, 只说了一句“你不应干预我的家事的”, 便不再理睬我。我从桃林中走出, 依据少女身上衣服的色彩和样式, 去服装店买了一套, 又仓促赶到中药铺配了几贴金创药。第二天, 我跟我们班的大学辅导员推说自己肚子疼, 请了病假, 便骑着自行车向桃林奔去。少女今日没有坐在桃树下, 我猜她在小木屋中, 所以, 推开了门, 发现她也不在屋子里。我有些丢失, 将金创药和衣服放在她的床上, 怀有几分惆怅和疑问, 脱离了桃林。寻不到少女, 我无法安下心来学习。第二天, 我又借端请假, 急仓促地赶到桃林。桃林里静悄悄的, 只能听到远处巨大槐树上知了的叫声。我没有见到少女,

心中急躁不安, 用手拼命地摇着桃树, 熟透的桃子从枝头坠落, 像石子相同砸在我的身上, 我仍旧拼命地摇, 直到桃子落尽, 我才瘫坐在地上。这儿一大片都是省级生态园, 桃林并没有分包到户, 素日里更罕见人来到这一处偏远的旮旯, 我尽可以在这儿肆无忌惮, 心境欠好就“破坏公物”, 一点点不必忧虑被抓。我想, 少女挑选这样一处旮旯清修, 也是觉得这儿格外地喧嚣吧!或许, 这儿的一大片桃林本来便是她们家托关系新近承揽的呢。太阳毒辣辣地照在我的脸上, 我早已是汗流满面, 而心更似在鏊子上折磨。小木屋, 小木屋成了我最终的期望, 不过, 我却迟迟不敢开门, 我怕期望幻灭。金创药和衣服, 床上还有我放的金创药和衣服。不知为什么, 我却将见少女的心思搬运到了金创药和衣服上。我推开门, 屋子里没有人, 金创药和衣服也不见了。我心中一阵欢喜, 心想, 少女必定是害臊躲着我, 不过, 不管怎样, 她仍是接受了我的礼物。今后的日子里, 我简直每天都会抽暇赶到桃林中, 我满怀期望地跟自己说, 她必定还会呈现的。一个月过去了, 我仍旧没有见到少女的踪迹, 我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浑身无力, 心境非常懊丧。逐渐地, 我去桃林的次数少了。不知不觉, 秋天到来了, 气候逐渐冷起来, 我简直没有再去过那片桃林。一天, 下着秋雨, 晚自习后, 我跟同学一同向宿舍走去, 遽然一阵凉风吹过, 我登时感觉心头像是压着一块石头, 鬼使神差般回身向学校中的一处隐秘的桃林走去。通过一段水泥路, 我走进了一处花圃, 沿着砖头铺就的小路向园中走去。雨淅淅沥沥地下, 不是很大, 但很冷。风儿夹着雨滴吹过一片竹林, 宣布沙沙声, 我裹紧衣服, 忍着竹叶上吹掉的雨珠, 向花圃中心跑去。桃林,

不大的桃林中, 在幽静的桃林小路上, 站立着一位少女, 婀娜多姿, 像一株树。借着花圃里小路上的夜灯, 我看到她双手紧抱在胸前, 不停地打哆嗦, 她全身都湿透了。少女见我向她走去, 也迈着脚步朝我走来。“李梦寰, 是你?”我之前听到过中年妇人同巫婆的对话, 知道少女名叫李梦寰, 所以, 一向记在心底里, 直到今晚见到她, 我仍旧可以记住她的姓名, 也就直呼其名了, 但是, 在这儿见到她, 我难免感到惊诧。“我好冷。”她冻得牙关打颤, 吐字都不明晰。我顾不上许多, 将她搂在怀里。她的身子确实很冷, 像一座冰雕。我借着灯火, 看到她今日穿的衣裳正是几个月前我送到小木屋中的衣裳, 一股暖意登时涌遍全身。“下雨天, 你怎样跑到这儿来了?”我问道。她呆呆地望着我, 没有言语。“这么冷的天, 你这样会患病的。我帮你找个宾馆, 你先住上一晚, 我明日再送你回去。”我拉着她的手欲要出去寻宾馆。“不, 我要你陪我去小木屋, 我需求你的协助。”她抱着我的臂膀, 将头贴在我的胸膛上。“去小木屋?”我惊奇道, “这么冷的天?这么冷的雨?这么黑的夜?”“我要去小木屋。”她将头抬起来, 望着我, 眼睛如一片湖泊。“好, 好, 就去小木屋, 你等我一下, 我去宿舍取把伞, 带上手电筒, 立刻就回来。”我一路跑到宿舍, 舍友们都已洗完脚, 躺进温暖的被窝了。我拿上手电筒, 带上雨伞, 匆促就走出了宿舍, 朝学校的桃林奔去。少女还在学校桃林中等着我, 我把手电筒与伞一同递给她, 道:“李梦寰, 你撑伞照路, 我背着你。”少女点点头, 我便蹲下身子, 把她背起来。好轻的身子, 像一团棉花。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Copyright © 2000 OD体育全站(集团)有限公司 tiyuquanzhan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p045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