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去世后我回家当晚爷爷的遗体却神秘消失了,请来了阴阳先生才知道..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我的身体和骨骼一直都很坚韧。 爷爷去世了。 我心里无法接受。 一周前他打电话给我, 告诉我要参加考试, 不要紧张。 那天晚上我收到了消息, 第二天我就赶回家了。 家里的气氛非常沉闷。 爸爸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守着爷爷的木头, 一根一根地抽着烟。 刚高考完, 满头大汗赶回来的时候, 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看到的只有爷爷的木头。 妈妈一看到我, 就对我说:“回来吧, 先去给你爷爷磕三个头, 再洗, 看看你头上的汗水。” 木头前, 照片中的老人依旧神采奕奕, 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下头, 然后我问父亲:“爸, 怎么了?不是前几天我爷爷每次都给我打电话。是 你还精神好?怎么突然……”爸爸重重地吸了一口烟, 吐了出来, 然后对我说:“我不知道, 这件事太突然了, 没有 ”这时候, 二爷推门走了进来, 手里拎着一大堆香喷喷的蜡纸, 还有几个大白馒头。 爷爷生前最爱吃的就是大白馒头。 我想最后一次见到我的爷爷。 在我的记忆中, 我小时候爷爷一直很疼我。 夏天我睡觉的时候, 他会给我摇扇子, 给我买冰棒……想想, 我的鼻尖也酸了, 他转过头去。 晚上, 请住持参加葬礼的先生来了。 他姓江, 名叫江道一。 许多人称他为江先生。 我记得他和爷爷关系很好, 经常和他下棋。 我叫他江爷爷。 而且, 江爷爷也是这一代人所熟知的阴阳师。 如果每个人有任何麻烦, 他们都会找他。 江爷爷看到我愣了一下, 然后对我说:“小成回来了。” “江爷爷。” 我苦笑着同意了。 江爷爷安慰我, 对我说, 人, 这辈子是上天注定的, 生死是命, 你还年轻, 不要太难过, 否则你的爷爷不会在天上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我点点头, 对江爷爷说, 江爷爷的事情, 会麻烦江爷爷的。 “傻孩子, 我和你爷爷是好朋友, 我不会送他上最后一程的!” 江爷爷的笑容, 缓解了我心中的悲伤。 然后江老爷子把我爸和二爸叫了出来, 好像在商量什么似的。 进来之后, 爸爸和二爸爸都一脸不自然和担心,

不时看向我。
        只是我爸抽烟的频率更高了, 一个接一个, 几乎不停。
        妈妈把饭菜放在桌子上, 爸爸站起来说:“我去买一包烟。” 二爹也跟了上来, 屋子里只有我、妈妈和江爷爷。 我想了想, 最后对江爷爷说:“江爷爷, 我要见我爷爷。” 说这话的时候, 我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了, 因为按照规矩, 老爷子死了之后, 下一代的背影就不能看到死者的尸体, 否则死者看到了后裔和孙子, 他很不情愿, 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 江爷爷看了我一眼, 叹了口气,

同意了。 “木头没系好,

有点重, 小心别碰你爷爷。” 妈妈有些意外地看了姜爷爷一眼, 我惊喜万分, 立即站起身来, 朝爷爷的树林走去。 在我的心里, 我一点也不害怕, 我知道里面是我从小就疼爱我的爷爷。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 将木头推出了一个20多厘米的洞, 爷爷的脸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灰白的头发, 一脸平静的躺在树林里, 仿佛睡着了。 “爷爷!” 我轻声唤道。 爷爷当然不会同意我的。 屋子里一时间极其寂静, 一丝凉意袭上心头。 最后我慢慢地合上了木头。 江爷爷这才告诉我, 虽然你爷爷突然走了, 但我一直都在他身边, 我也知道他最担心的就是你的小城。 没听懂, 感觉江老爷子的话好像是字面意思, 但是江老爷子的语气却让我觉得他有话要说, 一时间我有些捉摸不透。 这时候, 爸爸和二爸爸回来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吃饭了, 不过也是无味无味。 我连忙咬了几口, 再也没有忍心吃下去了。 我总觉得有些奇怪, 好像有人在看着我, 但我又说不出来。
        守夜时, 父亲和二父亲轮流来。 他们不让我守夜, 也没有说原因。 我受不了两个大人, 所以我就去睡觉了。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睡不着, 总觉得有些奇怪。 直到将近十二点, 我才猛然反应过来:那是个尸斑! 普通人死后几个小时, 身上就会出现尸斑, 可是爷爷已经死了一天, 现在还是夏天, 不热, 但是爷爷脸上的表情就像睡着了一样, 他 甚至感觉有点脸色。 红润, 根本没有尸斑的影子! 越想, 心里越是惶恐。 再加上我爸和二爸回来后, 我似乎总是不敢说什么。 江老爷子也有话要说, 好像有话要对我说。 说着, 事情有些诡异, 心中的烦躁越来越强烈。 越想越睡不着。 最后, 我忍不住了。 我刚下床, 想去看看我的祖父。 走到爷爷家门口的时候, 二爷正在上半夜守灵。 二爹见我, 皱眉问我:“我叫你不要来, 你干什么?江先生说年轻人太生气了, 不适合在灵堂里久留 到时候就打扰了…… “……” “二爸!” 我打断了二爸的话, 跪在他面前, 用恳求的语气对二爸说道:“就让我陪爷爷吧! 他的老人甚至最后一次见到我。 还没看过, 当个孙子都惭愧啊!”说着, 我一巴掌拍在了它的头上。在二爷面前。 二爹赶紧过来扶住我, 对我说:小程, 你干什么? 在你爷爷的灵堂前为我跪下算什么! 如果你不知道, 你以为我二爹欺负你, 起来, 起​​来! 我铁了心要留在这里, 就威胁我二爹, 不让我留下, 我就起不来。 二爹没办法, 只能靠我了。 过了一点点, 我对二爷说, 二爷, 我想和外公谈一谈。 二爷看了我一眼, 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点点头, 起身朝门口走去。 他边走边对我说:“我在院子里。” 二爷走后, 我有意无意地关上了门。 讲到一半, 我莫名的恐慌。 我给爷爷磕了几下头, 对爷爷说, 爷爷, 孙子不敬, 请谅解。 说完,

我三步两步走到木头前, 咽了口口水, 又缓缓推开了木头的开口。 还没来得及看, 外面的院子里突然刮起了大风, 门被风吹开了, 烧焦的纸屑和香灰飞了一地。 紧绷的神经猛然一颤, 下意识的“啊!” 反应过来后, 我迅速回到跪姿。 刚一跪下, 二爷就冲进来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关系, 但突然风把门吹开了, 我跳了起来。 二爹抬起头看了一眼木爷爷, 说了几句“你不懂事别生气”, 然后告诉我, 江老爷子不让你来是有原因的! 把你留在这里这么久, 却不敢让江先生知道, 小程, 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就在这里看着吧。 眼看就要成功, 我当然不愿意。 我只是想争取一些时间, 但我二爹告诉我, 你爹来了, 你会发脾气的。 想起父亲, 我还是点了点头, 向爷爷磕了几下头, 然后很不情愿地离开了爷爷的灵堂。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为什么我感觉爷爷的画像在对着我笑? 回去后, 根本睡不着, 第二天天还没亮, 爸爸妈妈和二爸爸就爆炸了。 正想是不是被我偷偷打开木头被发现了, 但出去一问, 却发现爷爷的尸体不见了! ! !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Copyright © 2000 OD体育全站(集团)有限公司 tiyuquanzhan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p045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