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听村中老人讲过的奇人异事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一新屋惊魂(为防调和情形设为平行国际, 炎炎夏日午时,

十三岁的少毛与六十三岁的三爷爷正坐一棵大树下纳凉)少毛:“三爷爷!给我讲个故事吧”三爷爷:“那我给你讲讲洪婆的故事吧!”少毛:“好呀!好呀!”三爷爷:“丰盈村新搬来一户人家, 在村里新修的公路旁建了三间新房子, 房子下面曾经是个小渔塘, 由于筑路就将渔塘填了。
       房子修好后一家人开开心心搬进了新房子, 但没几天这家人七八岁的女儿常常在夜里被吓得大声哭叫。
       ”少毛:“三爷爷!那小女子为什么哭呀?”三爷爷:“由于小女子说她在屋子里能看到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穿戴黄裙子的小女娃大张着嘴, 如同特别难过。而且这个小女子只需她一个人能看见, 她哥哥以及父母都看不见, 所以她才害怕得哭出来。”少毛:“为什么只需小女子一个人才看得见?”三爷爷:“据洪婆所说是由于小孩子灵魂还没有安定, 她又是女儿家, 阳气最弱所以她才看得见。”少毛:“是这样啊!”三爷爷:“刚开端那小女子的父母都不信任, 还认为刚搬到新家, 小孩子有点不习惯, 安慰安慰也就没事了。”少毛:“那后来呢?小女子还能看得到吗?”三爷爷:“不止小女子看得到, 没多久她十岁的哥哥也能看到了, 这下大人们也觉得有点不对了, 于是就请了一个道士过来施了一场法事。”少毛:“这下小女子和她哥哥就不会再害怕了, 为什么她哥哥曾经就看不到呢?”三爷爷:“那是由于哥哥身上的阳气比妹妹重, 所以哥哥要晚一点才干看得到。道士做了法事今后却没什么用,

这一天到了夜里俩兄妹尽管没有看到却又都听到小女子时断时续的哭声。这哭声特别的惨痛, 特别的吓人, 本来大人睡一个房间,

俩兄妹睡一个房间, 现在俩兄妹被吓得死活不敢脱离父母的房间。到了第二天夜里他们的妈妈也听到哭声了, 这一下一家人吓得不敢再呆在家里了, 当晚就跑到他人家里借宿去了。”少毛:“这么会变成这样呢?”三爷爷:“听我讲完你就知道了!他们在借宿时说明晰状况, 那家的男人就主张他们明日去请一下洪婆, 确保什么事都会清清楚楚, 而且特意强调了请洪婆的规则。”少毛:“请洪婆要什么规则?”三爷爷:“洪婆是十里八乡家喻户晓的神婆, 会看病会驱邪会招魂, 当然最凶猛的是卜算, 比方小孩子长洋子(淋巴结肿大)或生结子(皮肤外表红肿的硬包), 洪婆只需念几句话, 最多衣角上绑一条红线, 过一晚睡一觉后包准会好, 还有小孩子忽然肚子疼, 洪婆一边念念有词, 一边揉揉捏捏, 小孩子一会就又生龙活虎起来。
       谁家的猪呀狗呀牛呀不当心丢了请洪婆一算, 假如洪婆摇头那就必定找不到了, 但只需洪婆说个时刻地址, 一去一个准, 还有婴幼儿遭到惊吓夜里啼哭不止, 白叟都知道这是小孩子丢了魂, 只需请洪婆出手, 一招一个好。一些小问题请洪婆出手, 只需一二斤米, 二三把青菜再加三四个鸡蛋就能够了。像处理家宅不宁这样的大问题,

就要事前预备一只鸡一块肉加一条鱼就行, 这鸡呀肉啊鱼哪也不要太重, 有个二三斤就能够了, 送多了洪婆会退回剩余的那部分。”少毛:“那洪婆这么凶猛怎样就不多收钱呢?”三爷爷:“洪婆一辈子都没收过钱, 到死都没有一分钱。
       ”少毛:“为什么洪婆不要钱呢?”三爷爷:“洪婆一向以来便是这样的规则, 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少毛:“那小女子的父母去请洪婆了吗?”三爷爷:“去请了。洪婆听完所求之过后, 先净手, 然后必恭必敬给祖师画像上了三柱香。”少毛:“那祖师画像上画的是谁呀?”三爷爷:“那时我还小, 没见过画像, 也从来没听人说起过天然不知道是谁了。洪婆的故事我也是听老辈人说起的。”少毛:“哦!”三爷爷:“洪婆上完香后, 站在一张桌子前, 桌上面铺着一块布, 布上画满了奇奇怪怪的符文。洪婆拿起桌上的两只小铜碗双手扣着使其严密贴合, 碗里有七枚铜钱和所求之人三根头发, 闭上眼睛一边念着咒语一边悄然晃动着铜碗, 一瞬间后忽然睁开眼睛, 迅速将碗中所呈的铜钱与头发向桌面一甩, 看一眼桌面再闭眼掐指心算, 再睁开眼睛时洪婆开口道:“你们的房子所建之处曾经是个渔塘, 塘中埋着一个枉死冤魂, 受活人阳宅所镇, 永世不得超生, 怨气日益加剧, 兼之请道士驱邪为阳宅加持, 冤魂接受苦楚更深, 刚才显形哭泣, 若不加处理, 时刻一长此屋所住之人恐将受其所碍, 待我前去指出其所埋之处, 将其骸骨挖出择地再葬即可, 若是可消其所恨, 自是最佳, 积德必有福报。”少毛:“那后来真挖到了吗?”三爷爷:“那是当然!洪婆来了后, 先在中心的屋子里烧了一叠纸钱, 闭嘴念了一段咒语后将铜碗中的一枚铜钱往地上一抛, 铜钱落地后就在地上翻滚起来, 那铜钱竟然越过房间的门槛, 滚到左面的屋子也便是大人所住的房间才停了下来。
       洪婆手指铜钱所落之处开口道:“挖!”, 铜钱落地处离墙根有点空地, 挖下去也损不了房子的根基。主家和别的请的二个男人当即挖了起来, 挖了二三米深, 什么也没挖到, 正在挖坑的与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开端置疑了。洪婆仍是一句话“信任我就挖, 不信任我现在就走。”主家一挥手开端再挖, 又挖了一米来深, 一个男人挖到了一块大石板, 石板下还显露蛇皮袋的一角, 男人立刻大声说有发现。男人说完后移开石板, 当心整理袋子周围的泥土, 总算一个显着装着东西的蛇皮袋摆在屋外的空地上, 呈现在周围人群的眼前。少毛:“袋子里不会就装着小女子的尸身吧?”三爷爷:“真聪明!让人奇怪的是小女子现已死了四五年, 连身上的黄裙子都开端烂了, 可是她的尸身却保持着生前的姿态, 便是嘴巴大张面孔歪曲, 显现死前接受过非常大的苦楚。还有小女子脑门破了一个洞向人们提醒她的死因, 袋子里的一件外套向人们提示凶手的身份。”少毛:“那杀戮小女子的凶手是谁?”三爷爷:“凶手便是小女子的继父, 他不满小女子趁家中无人偷只留给亲生儿子的零食吃, 暴怒之下打骂之中失手将小女子的脑门撞到桌子角上, 小女子当即不省人事血流不止。他随即用身上的外套脱下用来止血, 但小女子一向没醒慌张之中他认为小女子死了, 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过用蛇皮袋把小女子连同沾满血迹的外套一同悄然沉入村外一口抛弃的小渔塘中, 为免尸身上浮还在蛇皮袋上压上一块大石板。小女子失踪后他有意引导人们认为小女子是被人估客拐走了, 他认为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 仅仅天理昭昭, 小女子的尸身与他留下的外套使得水落石出, 等候他的将是政府的严惩。”少毛:“这下小女子总算报仇了。”三爷爷:“其实这一切本来能够防止的, 洪婆看到小女子的尸身就说过, 小女子是到水里后才死的。老话说入土为安, 人只需在地面上死了才干正常地投胎转世, 凡在水里枉死之人, 有必要比及本来生来注定的寿数到了才干去投胎。除此之外只需找到一个替代者, 也能够立刻投胎转世, 所以才有水鬼找替身一说。人自身有三魂七魄, 小女子重伤昏迷死在水里, 加之被大石板压着, 尸身恰巧留下一魄可保尸身不腐, 这便是小女子尸身不化的原因。假如其时她继父第一时刻将小女子送去抢救的话, 八成能救得活, 惋惜了。惋惜了!小毛头!你今后千万别干坏事, 人在做, 天在看!不是不报, 时候未到!人不收你还有天来收你!”少毛:“嗯!我记住了。”

版权声明:如非注明,此文章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Copyright © 2000 OD体育全站(集团)有限公司 tiyuquanzhanjituan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asp0451.com)